0715 保我本色:我是馬,我不要伯樂

瀏覽次數: 11

第二篇 找到安適的位置 5

  人生在世,誰不希望能一展所長,充分發揮自己的潛能?但它顯然需要很多條件的配合。有人覺得自己雖然擁有很好的資質,卻懷才不遇,無法像千里馬遇到能賞識他、栽培他、將他推上亮麗舞台的伯樂。如果你認為自己就是如此,並為此抱怨,那莊子很可能會說:「我是馬,我不要伯樂。」

  伯樂是春秋時代著名的相馬師,每一匹馬都以能遇到伯樂為幸,莊子為什麼會那樣說?因為他對千里馬和伯樂有不同於流俗的看法:  

  馬,蹄可以踐踏霜雪,毛可以抵禦風寒,吃草飲水,翹足跳躍,這是馬的天性。…等到伯樂出現,說:「我善於管理馬。」於是用鐵燒牠,剪牠的毛,削牠的蹄,烙上印記,…然後讓牠驅馳、奔跑、步伐整齊、行動劃一,前有口銜纓絡的限制,後有皮鞭竹條的威逼,這樣馬就死過半數了。①

  伯樂在找出資質好的馬後,並非什麼都不做,牠就自然變成千里馬的,中間顯然要經過管理與調教的過程,但這種管理與調教經常是為了符合某些準則所做的削足適履,也就是對天性的摧殘與扭曲。莊子反對任何傷害天性的人為造作,所以當世人把伯樂視為馬的「貴人」時,他反而認為伯樂是馬的「劊子手」。

  莊子的觀點看似偏激,其實不無道理。譬如歌手王菲,在剛出道時,被她的伯樂(唱片公司)精美包裝,穿上麗衣,濃妝豔抹,以王靖雯的藝名唱為她準備的流行歌曲,開始的幾張唱片雖然都上了排行榜,但她卻覺得「被別人擺佈,變得像個機器,像個衣架子,沒有個性,沒有方向感」,於是毅然恢復她的本名王菲,自己寫歌,並以越來越強烈的個性化風格演唱,拋棄傳統的表演服裝,不再手舞足蹈,不多說話、甚至不太理睬觀眾,不少圈內人將此視為大忌,但她卻反而一新世人耳目,讓人覺得她不是在表演,而是在流露真我與真性情;她的歌唱不是娛樂,而是一種藝術;她也因此而奠定了在歌壇的獨特地位。

  如果王菲一路走來都遵照伯樂們對她的包裝、雕琢、安排,那顯然就不會有今天的王菲了。其實,要出人頭地,更非一定要遇到伯樂不可,贏得一九九七年國際羽球大賽冠軍的大陸國手熊國寶,到台灣訪問時,有記者問他:「你能贏得世界冠軍,最感謝哪個教練的栽培?」他坦誠說:「如果真要感謝的話,我最該感謝的是自己的栽培。就是因為沒有人看好我,我才有今天。」當初教練選上他,並不是要栽培他,而是要他陪明星選手練球,但他卻憑著自己的苦練,自行摸索出獨特的反手球,而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異軍突起,奪得世界冠軍。

  也許我們不必刻意拒伯樂於千里之外。但如果能先有上面幾點認識,那麼遇不遇到伯樂,就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了。事實上,在這個時代,一心想栽培、雕琢、包裝人的「伯樂」顯然多於「千里馬」,遇到這樣的「伯樂」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其實很難講,重要的是不要為了想出人頭地或在追求成功的過程中,傷害到本性,迷失了自我。與其扭曲、摧殘本性,被包裝、打造成公認的成功模樣,那不如拒絕這樣的栽培,走自己的路。即使不成功,也還保有自己的本色。

①馬,蹄可以踐霜雪,毛可以禦風寒,齕草飲水,翹足而陸,此馬之真性也。…及至伯樂,曰:「我善治馬。」燒之,剔之,刻之,雒之。…馳之驟之,整之齊之,前有橛飾之患,而後有鞭筴之威,而馬之死者已過半矣!(馬蹄)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