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009 剎那人生裡的西螺剪貼

瀏覽次數: 5

 離開西螺的延平老街文化館,信步來到東市場。感覺似曾相識。

 也許不是假日,東市場內的店舖與攤位幾乎都關著,顯得相當稀微。而就在這稀微中,我想起一件往事:

 父親還在世時,我曾從台中開車載著父母和越傭來西螺散心。記得那是春節剛過不久,陽光明媚的好天氣。

 在延平老街上,我推著坐在輪椅上的父親,看著走在前面的母親和越傭邊走邊看、有說有笑,這是她們倆難得輕鬆的時刻。然後,母親和越傭在市集裡的一個店鋪前停了下來。「DIY豆腐乳,每人一罐50元」(正確價格忘了,大概就是如此)

 我看母親似乎有點心動,就慫恿她們參加。為了讓她們心無旁鶩,我還特地帶著父親回到車上休息。

 如今,我在東市場遊目四顧,已找不到當年母親和越傭在此DIY豆腐乳的任何蛛絲馬跡,但卻想起和父親在車子後座互相依靠坐了近半個鐘頭的情景。當時,罹患巴金森氏病和失智症的父親,已從幾個月的狂暴(因用藥關係)後,變得越來越安靜,甚至有點像老子所說的「復歸於嬰兒」。

 他低著頭,不知是在發呆,還是在沉思。我摟著他的肩,握著他的手,輕輕拍打;然後半是憐惜半是好玩地伸手摸摸他的臉頰,他只是輕輕伊唔一聲。在過去,我根本不敢也不可能這樣做。

 當這一幕又浮現眼前時,心想,那是一種無奈的悲哀?或是難得的親密?

 在父母都已離世多年後,我益發覺得,那天發生在這條老街上的點滴,是值得我銘記與珍惜的難得的親密。

 東市場眼前的稀微,不也是難得的寧靜嗎?此時,依偎著走在老街上的妻子和我,不也是值得我銘記與珍惜的一刻嗎?

 然後,終於在老街上看到一家開著的老店舖:台灣永豐米糧行。老店頗具規模,所賣米糧非常多樣,而且鋪陳的井然有序,裡間還有「台灣的雜貨店藝文中心」,應該是可以讓來客歇腳喝茶聊天的雅致空間。妻子買了一包契作紅豆,留待回家再好好品嘗。

 西螺的在地美食是青蔥九層粿。以前來光顧的店家沒開,但沒關係,我們換到由中年男子當主廚的另一家,點了兩碗九層粿和其他菜餚。

 陽光普照,雲淡風輕。已習慣走到哪,就看到哪,也吃到哪的我們,就在屋簷下旁若無人地享用特別的鄉間美味。

 在尋常的一天,我們來到西螺這個小鎮。我拆開昔日纏連於此的記憶,在舊回味中添加新足跡,然後,將這片段再度折疊進自己人生的剪貼簿中。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 ,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