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624 只記得「尿壺」與「屁股」

瀏覽次數: 137

  他說在費提茲中學唸過的歷史教材中,他只記得《歐洲歷史》裡的一句話:「當義大利人緩緩地撤退時,奧地利人還緊握著尿壺不放」……。

  在英國愛丁堡城外的費提茲中學,來了一個免付學費(有獎學金)的學生,因為這所學校是在他曾祖父的手上創建的,他父親和哥哥都曾是這所學校的古典學者和橄欖球校隊,他順理成章地進入這所寄宿學校,而且住在「高級」的學生宿舍裡。

  他本來想追隨父親和哥哥的腳步,但氣喘的毛病卻剝奪了他在運動場上的表現,而只能在校園裡「行俠仗義」,制止壞學生欺負好學生。他對古典的希臘文和拉丁文一點興趣也沒有,卻喜歡現代史,但很快就發現老師教的歷史枯燥無味,而且課程裡竟然沒有美國史,好像美國是個不存在的國家。多年後,他說在費提茲中學唸過的歷史教材中,他只記得《歐洲歷史》裡的一句話:「當義大利人緩緩地撤退時,奧地利人還緊握著尿壺不放。」

  學校每個月都會請一位貴賓來演講,他說他最難忘的演講者之一是位退休海軍上將,在講述塞布律格戰役時,以宏亮的聲音粗暴地大吼:「現在,柏漢—卡特,開砲!把他媽的屁股給我轟掉!」

  

  這位學生名叫大衛‧奧格威,顯然不是什麼好學生;後來在就讀牛津大學時,就因為成績太差而被退學。被退學後幹過很多事,在巴黎當過廚師,在蘇格蘭向修女推銷爐子,然後到美國當農夫,最後闖入廣告界,創辦奧美廣告公司(世界最大的廣告公司之一),有「廣告怪傑」與「廣告教父」之稱,對當前全球廣告風尚的影響既深且遠。

  奧格威成名後,費提茲中學邀他回去演講,他就講一些諸如上述的往事,而受到學弟們熱烈的歡呼。他的這些記憶雖然讓人有點皺眉,但卻也顯示他是個深具幽默感,能以不同流俗、詼諧的態度來看待問題的人,而這正是一個具有創意、傑出的廣告人必備的條件,也是奧美廣告成功的地方。  

  心理學家史金納說:「教育是將學校所學的忘光後,還留下來的東西。」離開學校後,每個人都會留下一些美好的回憶。但什麼是「美好」?你要「記得」的又是什麼?由你決定;然後它們又會反過來決定你的未來。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