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124 伏爾泰的博大

瀏覽次數: 12

  他比數學家懂得更多的歷史,比歷史學家懂得更多的物理,比物理學家懂得更多的文學。

  法國大革命的啟蒙者伏爾泰,人稱「歐洲知識界的頑童」,幼年時受過很好的教育,博聞強記,而又好發議論。他的中學老師曾說:「他喜歡把歐洲重大的問題放在他的小秤上秤過。」他幾乎什麼都懂,而選擇「文人」做職業,他作詩、寫小說、評論、戲劇、哲學辭典、演算數學,用望眼鏡觀察星辰、鼓吹剛萌芽的科學、關心宗教而又反對宗教,為窮人建築標準住宅、替失業的人開辦紡織廠、製錶廠,並設法將產品銷售出去。

  他周旋於美女與王公貴族之間,將住宅建在法國與瑞士的國界上,以便能快速地逃過來自法國的逮捕行動。從這個地方,他發出無數的小冊子,震聾啟瞶,以嘲弄和諷刺的笑聲震碎人間的虛偽和矯情。

  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喧鬧與迭起的高潮,讀過無數的書,接觸過無數的人,做過無數的事,發表過無數的意見,他不僅是法國大革命的啟蒙者,亦是近代歐洲思想的啟蒙者之一。

  但嚴格來說,伏爾泰的思想並不深刻,本身充滿了矛盾。他譏諷帝王而又諂媚帝王,叫人寬宏大量卻永遠不會放過自己的敵人,雖然努力排除人類無謂的悲慘災禍,卻又對戰爭顯出異樣的寬容。在十八世紀的哲學家中,他是最少哲學家氣息的。他對一切都好奇,比數學家懂得更多的歷史,比歷史學家懂得更多的物理,比物理學家懂得更多的古典文學。這樣的「無所不知」,雖然並不意味著可能是「一無所知」,但他的每一種「知」都缺乏深度。

  伏爾泰是一個「博大者」,但這並不意味「博大」遜於「精深」。伏爾泰雖非哲學體系的建構者、科學的發現者或發明者、政治理論的締造者,他對這些都是淺嚐即止,但卻能把握其中的精神,明白曉暢地將它們說出來。事實上,有很多人都是經由「博大者」的指引,才能邁入「精深」學問的門檻的。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