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204 榮格心理學4:集體潛意識的迴光

瀏覽次數: 115

  榮格的一生似乎和神秘經驗與靈異現象結下了不解之緣。他認為違反物理學與生理學定律的種種異象,與他所主張的「集體潛意識」有密切關係。事實上,他指出,潛意識心理學即是超心理學的研究領域。

榮格與佛洛伊德的一段公案

  一九○七年十一月,榮格在寫給佛洛伊德的一封信上說,因為他對神秘學(occultism)有興趣並做了一些研究的關係,他已被選為「美國靈學研究會」(ASPR)的名譽會員,然後他請教佛洛伊德:「你對這整個的研究領域有什麼看法?」很不幸的,佛洛伊德的這封回信已經遺失了,我們無法知道他最初對神秘學的基本看法。

  一九○九年四月,榮格第二度到維也納拜訪佛洛伊德時,帶了兩個奇怪的病例資料,一個是「發生第一等靈異現象」的案例,一個是具有「邪魔眼」(evil eye)的案例,後一個案例還在佛洛伊德的書房裡「作怪」。

  當榮格向佛洛伊德陳述這個案例時,極端理智、機械決定論的佛洛伊德當然不相信有這回事,說時遲,那時快,他的書架裡突然傳出一聲爆響。佛氏認為這純屬巧合,但隨後,又如榮格所預期的,書架再傳出另一聲巨響。佛洛伊德對此事充滿懷疑,在事後寫給榮格的信上說:「我親愛的孩子,要保持一顆冷靜的頭腦,與其對瞭解做如此大的犧牲,不如不去瞭解。」

飽嗅那神秘的異香而中毒

  一九一○年十二月,榮格和佛洛伊德在慕尼克碰面,兩人曾對神秘學做了徹夜長談。一九一一年五月,榮格在寫給佛洛伊德的信上說:「慕尼克的長談一直縈繞在我心中,我覺得在原欲理論之助下,神秘學是我們終將征服的一個領域。我現在正在研究星相學,我覺得它是瞭解神秘學不可或缺的一門學問,在這些黑暗的領域裡充滿了怪異而神奇的事情,請你不要為我在這無邊飄渺之境的遊蕩擔心,我一定會帶回有助於我們瞭解人類心靈的豐富戰利品,為了要探究隱藏在潛意識深淵中的秘密,我必然要飽嗅那神秘的異香而中毒一段時間。」

  對此,佛洛伊德回了一封有名的信,他說:「我深知你受到內心最深處的某一傾向所驅策而去研究神秘學,我也確信你一定會滿載而歸,對此我不能置評,聽從你本能的指引總是對的。你將會因涉入神秘主義而遭指責,但《早發性癡呆症的心理》所獲得的名聲將能為你抵擋一段時間。你不能在那熱帶殖民地逗留太久,一定要回來統治自己的家園(注:指精神分析王國)。」

  從這些交往及信件,我們不難看出榮格與佛洛伊德對神秘學及靈異現象基本態度之差異,這也是導致兩人最後絕裂的原因之一。

參加堂妹的「招魂會」

  從前文可知,榮格是一個具有神秘主義傾向的心理學家,而他的一生似乎也充滿了這種遭遇,其間的因果關係很難有清楚的劃分。前文提到,榮格在醫學院求學時,有一位堂妹發生「惡靈附身」現象,榮格且每個禮拜參加為她舉辦的「招魂會」。整個事情是這樣的:

  榮格的這位堂妹,是一個才智平庸、沒受過什麼教育、外貌不迷人、害羞、猶豫的十五歲少女,父親早死,母親和兄姊對她非常苛薄,因此,她盡可能不待在家裡。有一天,她突然臉色蒼白,昏倒在地,醒來後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一反她平日的瑞士腔,而改用流利、文雅、肯定的德國腔說話,有很多「靈魂」透過她的口說話,每個附在她身上的「靈魂」都表現出不同的思想觀念與行為舉止。

  在大家認為這是「惡靈附身」的情況下,為她舉行「招魂會」,榮格也參加了,大家圍著一張桌子將手握在一起,然後桌子會開始動起來,他的堂妹就進入恍惚狀態中,有時候,「精靈」會透過她的口說話,但大多數是一些不著邊際的話,似乎是得之於二流書刊的靈感。

  有時候,他堂妹會陷入沉睡,醒來後告訴大家她進入「另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她是一個聰明、自信、成熟,名叫伊文琳的女人。伊文琳在「招魂會」中聲稱,榮格的堂妹只是她最後一次的「轉世」,她以前在羅馬尼祿王時代是一位基督教殉教者;後來又轉世為法國的一位伯爵夫人,以女巫之罪名而被活活燒死,隨後又生為一位牧師的太太,為歌德生下一名私生子……。

難以置信的未解之謎

  榮格在《論神秘現象的心理學與病理學》的博士論文裡,對這一切有詳盡的描述,基本上,他認為這都是他堂妹的「生動幻想」,也就是她是一個「多重人格」者。但其中仍有某些未解之謎,榮格實在無法瞭解平日笨拙的堂妹,為什麼在以另一種人格出現時,會充滿了成熟的智慧?伊文琳(堂妹的化身)曾提出一個神秘哲學體系來解釋宇宙存在的目的,榮格認為那是一種深刻的智性見解,超乎他堂妹的人生經驗和智慧。

  後來,榮格廣泛接觸神秘學的著作後,才發現他堂妹所描述的和諾斯替教(Gnostic)的知識體系很類似,但他堂妹根本就不可能接觸過這些冷僻的書籍。

「鬧鬼」事件

  這和榮格後來形成他「集體潛意識」的理論不無關係,但更不可思議的是,在榮格聽到他堂妹的「怪病」前幾個禮拜,他家裡的餐桌突然發生巨響而裂開來,當時附近並沒有熱源,而裂縫也不是出現在接合處,而是在木頭的實心部位。

  兩個禮拜後,古老的餐具櫥又發生震耳欲聾的巨響,榮格仔細觀察,發現麵包籃裡切面包的刀子「碎成數片」,刀匠也看不出那是怎麼一回事。當榮格聽到堂妹「病發」後,他立刻聯想到這可能就是所謂的「鬧鬼」。

  榮格在他的博士論文裡沒有提到這件事,但後來在自傳性的《回憶、夢與反省》中則特別提及此事,也許因為後來在佛洛伊德的書房中又發生前面所言的兩聲巨響;而在一九二○年,榮格到英國時,所住的客邸居然連夜鬧鬼,而使他重新思索這些不可思議之事的關係(關於榮格「遇鬼記」,詳見另文介紹)。

「積極想像法」幻夢成真

  榮格的病人也經常向他提起種種神秘經驗,譬如榮格曾提倡積極想像法(active imagination),也就是「清醒的作夢」(conscious dreaming),在清醒時讓自己委身於狂野的想像,以捕捉潛意識的內涵。

  有一位藝術家運用這種方法對著貼在火車站的一張阿爾卑斯山海報積極想像,他把那海報上的風景想成是真的,而自己就置身其中,可以爬上山坡,穿過牛群,而走到山巔。恍惚之間,他看到山的另一邊,有一條小徑沿著山澗與一塊巨岩蜿蜒而下,在巨岩的對側有一間門戶半掩的小教堂,他推門進入,看見一個供奉著花朵的神壇,有一幅聖母瑪麗亞的像。然後他清醒了過來,離開車站。

  但這些想像是如此的逼真,而使他興起到阿爾卑斯山的渴望,在抵達海報中的地點後,他好奇地爬上山巔,結果看到他想像中的景像:小徑、溪澗、巨岩、小教堂、祭壇與瑪麗亞像。

與病人的心電感應

  榮格和病人之間也有過「心電感應」的經驗,有一位患有憂鬱症的男病人,經過榮格診療一段時間後,對榮格產生「移情作用」(transference)——也就是認同於榮格,兩人之間有極強的連鎖關係。  

  有一天,榮格演講回來,住在旅館裡,睡夢中突然清醒過來,覺得有人打開房門進來,榮格扭開電燈,但卻什麼人也沒有。然後他想起是一陣由前額穿透後腦的鈍痛使他驚醒過來的。第二天,他接到一封電報,說那位病人在昨夜舉槍自殺,而子彈正是從前額穿透後腦。

內心與外在事件的一致性

  榮格另有一位女病人,心裡有強烈的智性防衛,而使治療非常棘手,有一天,她向榮格說她作了一個夢,夢見有人送給她一隻金黃色的蜣螂,是一種很值錢的珠寶飾物(古埃及人用它做雕像飾物)。

  就在這個時候,榮格聽到窗玻璃上有昆蟲要飛進來的聲音,他走過去一看,正是一隻金綠色的蜣螂,榮格將它抓在手中,走到病人面前打開來,說:「這就是你的蜣螂。」病人感到很驚訝,對她的病情不再保留,而使治療得到較好的結果。

潛意識心理學是解謎之一途

  以上這些事例都屬於「超心理學」(parapsychology)的範疇,榮格認為違反目前所知的物理性因果律及腦神經生理之知覺觀的種種異象,與他所主張的「集體潛意識」有密切關係。

  他在逝世前一年(一九六○年),回答「國際超心理學會刊」的問卷時,充分反映出這種觀點。在被問及「你如何定義超心理學?」時,榮格的回答是「超心理學是研究與物質、空間、時間之定律不相吻合的生物或心理事件之科學」,在被問及「你認為何者應屬於超心理學的研究領域?」時,榮格的回答是「潛意識之心理學」。他認為超心理學事件的心理學意義迄未被嚴肅而認真地探討過。

  在被問及「你認為有什麼特殊的心理條件可以強化或降低靈異現象的發生?」時,他指出有利於靈異現象發生的一個因素是「有一個積極的原型之存在,它在人類心靈中較深層而本能的層次蠢蠢欲動」,榮格認為,當這些原型被呼喚而出時,即有某種超乎知覺、物質、時間、空間的「領悟」。

  也許這仍不脫神秘主義的色彩,但只要這些事件存在,不管多麼渺茫,多麼稀罕,它仍不失為一種可能的解釋。

(1986年,原載《心靈》雜誌)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