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835 刪減效果:Hello Kitty與隨身聽的魅力

瀏覽次數: 9

部二 為你帶來創新的二十一種思考 18

  創造,並不一定都是添加新東西,刪除舊東西也是一種創造,而且需要比添加新東西更特別的思維和更果敢的行動。

  頭上綁著紅色緞帶,有六根鬍鬚的白色哈囉凱蒂貓(Hello Kitty),在日本、美國和台灣都是非常受歡迎的布偶,這種跨越國界的魅力到底在哪裡呢?生產哈囉凱蒂貓的珊里奧公司企畫部門說:「哈囉凱蒂貓沒有嘴巴……,這正是使它成為長期暢銷商品的最大秘密。」那哈囉凱蒂貓為什麼沒有嘴巴呢?它並不是基於什麼美感上的理由,而是精心策劃後故意的「刪除」。它來自如下特別的思維:從心理學來看,一個布偶要成為主人的知心伴侶,必須在主人哀傷的時候,能在身邊感同身受;而高興的時候,則能一起分享快樂。什麼樣的布偶能夠隨著主人情緒的變化而變化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它不要有明確的表情,能讓主人在任何心情下,都可以對它「投射」或「移入」感情。而不管是人或動物,表情的關鍵都在眼睛和嘴巴,特別是嘴巴,弧度有些微的變化,就有很大的情緒上差別。

  珊里奧公司的企畫部門就是基於以上的認知,為了讓哈囉凱蒂貓成為顧客永遠的知心伴侶,所以在設計當初,即刻意採取眼睛不流露感情和刪除嘴巴的手法。哈囉凱蒂貓的廣受喜愛,證明它是一個很好的創意。

  刪除,往往需要比添加更大的智慧與勇氣。日本新力公司在開發隨身聽的過程中,由收錄音機與立體音響結合而成的隨身聽原本也具有錄音的功能,董事長盛田昭夫卻認為應該將它「刪除」,好縮小隨身聽的體積,並強化音響功能。但研發人員和銷售部門卻都主張保留,認為「功能」不是「越多越好」嗎?最後,盛田昭夫還是獨排眾議,堅決「刪除」不必要的功能。事實證明,新力隨身聽的廣受歡迎,正因為它的輕巧與清晰的音效,而這些,都是因「刪除」所產生的創意成果。

  美國詩人艾略特的長詩《荒原》,描述一種超凡的心靈歷程,氣勢磅礡、敏銳犀利,是二十世紀最有創意、最重要的代表詩作之一。但它的成功與藝術價值,有一半的功勞可說是來自艾略特的友人、另一個詩人龐德大刀闊斧的刪除。

  《荒原》的創作歷時長達數年,初稿約略有一千行之多,艾略特的野心很大,嘗試以現代人的愛欲情仇、悲歡離合,穿插古往今來眾多的片段傳奇、詩文典故,塑造豐繁而深邃的意象。當他將初稿交給摯友龐德過目時,龐德卻毫不留情地加以刪改,太多重複的意象、冗長的修辭、不必要的賣弄、個人用字遣辭的怪癖、模糊而曖昧的描述等等,都一一被無情地剔除,而使後來的篇幅只剩下原來的一半。但也正因為有這種刪除,才讓《荒原》能更精鍊、更敏銳、更清晰地傳達艾略特想要傳達的意念,並成為不朽傑作。

  從艾略特的《荒原》到Hello Kitty、新力的隨身聽,在藝術與商品、創意的刪除與增添間,我們似乎找到了一個奇妙的接合點。王陽明說:「吾輩用功只求日減,不求日增」,其中「日減」就是刪除,刪除不必要的累贅,不僅是修身養性所必需,也是創意思考所必要。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