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833 極端思考:割稻就像理髮、刮鬍好比耙草

瀏覽次數: 3

部二 為你帶來創新的二十一種思考 16

  將所思考的對象、所面對的問題極端化,譬如將它放大、縮小、簡化,往往也能讓人看到在正常狀態下看不到的新情況,而產生新的想法。

  每個人都理過頭髮,理髮師操作他手上的理髮推器,在你的頭顱上推來推去,你的頭髮就一束束飛落。美國有一個叫麥可米克的人,在理髮時將這個景象「放大」:如果頭皮像一片廣闊的稻田,每根待理的頭髮像一根根成熟的稻子,那麼理髮推器會是什麼呢?它就成了一種嶄新的「割稻機」。事實上,發明割稻機的靈感就是這樣來的。麥可米克因為自己經營的公司就專門生產農業機械,他能做這種聯想也許是來自專業直覺,但將你所看到的尋常事物「放大」來看,確實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結果。

  反之,一個叫金吉列的人,有一天路過一片剛收割完的田地,看到一位農夫正用耙子清理田地,農夫輕鬆地拿著耙子耙梳,就將田裡的麥桿耙到一邊去。看著看著,他心中忽然茅塞頓開,如果將耙子「縮小」,那不就是一把輕便的新刮鬍刀了嗎?「吉列刮鬍刀」的靈感就是這樣來的。事實上,吉列原是個推銷員,工作使他必須非常注意儀容,但他覺得傳統的長柄剃刀很不方便,不僅要定期磨利刀口,還會經常在臉上畫出傷痕,於是興起想自己發明新型刮鬍刀的念頭。但鑽研了好多年,卻都失敗了,主要是因為他跳不出老式長柄剃刀的那個框框,直到看到農夫用耙子耙地,他才「豁然開朗」:新刮鬍刀的刀片應該像耙子的鐵耙,和支撐它的柄垂直,這樣不僅方便操作,而且刀片鈍了可以隨時更換。

  麥可米克將理髮推器放大,發明了割稻機;而金吉列將耙子縮小,發明了刮鬍刀;「整容」與「整地」間居然有這種關連,人類創意的奇妙遇合,有時候真是讓人不得不為之驚嘆。

  愛因斯坦的創建相對論,有部分靈感也是來自這種極端化思考。他將物質的運動速度極大化,讓它接近或等於光速,然後探討在這種情況下可能發生的問題,譬如在以光速疾駛的火車上照鏡子的問題、車內乘客與車外觀測者的問題、電磁場的問題、質量與能量變化的問題等等,並從中導出了相對論。

  手電筒的發明則是極簡化的一個有趣例子:一八九○年,從俄國移民到美國的賀伯特兩袖清風,他的一個朋友同情他,將他發明的電子花盆讓給賀伯特,這種電子花盆有點像現在的聖誕燈飾,漂亮的花朵裡裝著小燈泡,花盆裡有個電池,只要按個鈕,美麗的花朵就會閃閃發光。但也許因為它構造太複雜、售價太昂貴、缺乏實用性,銷路並不好。賀伯特有一天就將它來個五馬分屍,只留下電池、一個燈泡、按鈕,用個圓筒將它們連在一起,結果就成了既簡單又實用的手電筒。而賀伯特也因此搖身一變,成為富豪。

  營造一種極端情境,藉以探討人們在這種情境中可能的反應,更是很多藝術創作——特別是小說常用的手法。譬如在斯威夫特的《格列佛遊記》裡,格列佛分別到小人國和大人國遊歷,在小人國裡成了勇猛無比的巨人,而在大人國裡卻成了渺小無助的侏儒。在清朝李汝珍的《鏡花緣》裡,唐敖等人也到各種匪夷所思的國度遊歷,譬如女尊男卑的女兒國、虛偽欺詐的兩面國、刻薄貪吝的無腸國等等,眾人的理智與情感在在接受嚴酷的考驗。而在卡夫卡的小說《蛻變》裡,主角更變成一隻昆蟲,所有的人際關係及主角的自我認同都因而變形,將讀者推入一個非常怪誕、荒涼的境地裡。

  做人不可極端,思想也不宜偏激,但在思考問題時,假設一些極端情境,徜徉其中,將是一件有趣的事。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