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704 一間去過兩次的房子

瀏覽次數: 24

「我一直有個想要死掉的衝動,或者說願望吧。」

坐在佛洛伊德對面的年輕男子心平氣和地說。

「你最近遭遇什麼挫折嗎?有什麼事讓你想不開嗎?」佛洛伊德問。

「沒有。生活雖然不盡如人意,但也馬馬虎虎。」

男子說這些話時,兩眼不時掃過診療室牆上的一幅畫和左側的衣帽架,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讓佛洛伊德想起在滿漢全席的餐桌上談論「自殺」的叔本華。

「你該不會是個嘲弄、或者鄙夷生命的虛無主義者吧?」

「我沒有那麼深奧,」年輕男子搖搖頭,變得有點苦惱地說:「這種想要死掉的想法總是在不意間冒出來,在心情很愉快的時候,譬如和朋友去旅行,置身于美麗的風景中,忽然就會興起『不如就這樣死掉好了!』的想法,然後心中就有一股莫名的哀愁。」                

「你曾經想過要怎麼死嗎?對自殺有強烈企圖心的人,通常會盤算要怎麼結束自己生命的。」佛洛伊德相當懷疑他的死亡意圖。

「沒有。」男子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雖然我一再有死亡的衝動,但並沒有真正採取死亡的行動,而只是想,不過我怕有一天真的想不開,而踏上死亡的不歸路。」

這種「衝動」顯然不是以「死亡」為目的,那他所說的「死亡」意味著什麼呢?佛洛伊德的興趣來了,越具有挑戰性的症狀,越能激起他一探究竟的渴望。

「如果你想找出真正的原因,就請你躺到那裡。」佛洛伊德示意病人躺到長沙發上。

在佛洛伊德的誘導下,男子重返他的童年時代。在那重新出土的眾多童年往事中,有一件事特別引起佛洛伊德的興趣。那是發生在病人六歲的時候──

「有一次,我和母親睡在同一張床上,……她睡得很熟……我一時好奇……將手指插進她的陰道裡。」男子不好意思地說。

當小孩子因好奇開始他的性探索時,常以自己最親近的人為探索的物件。偷看姊姊洗澡或掀起妹妹的裙子等是常有的事,但這位仁兄做得未免太過份了一點。                 

佛洛伊德問他現在對童年時代的此一魯莽行為有什麼看法?                 

「雖然當時是年幼無知,但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有某種罪惡感。」男子說。

不錯,罪惡感會讓人想要自殺──「以死謝罪」。但佛洛伊德認為這種因性好奇而對母親產生的「非禮」行為,雖然會讓人產生罪惡感,似乎還不至於嚴重到讓人有揮之不去的自殺念頭。

那會是什麼呢?會是更深的罪惡?或者與罪惡完全無關?

在第二次面談時,男子主動提起他所作的一個夢:

「昨天晚上我作了一個奇怪的夢,我夢見我去拜訪一間房子,雖然它看起來相當陌生,但在夢中,我卻深信我以前來過這間房子兩次。這個夢到底是什麼意思呢?醫師,您說夢是願望的達成,在這個夢中我想達成的又是什麼願望呢?」

願望?病人的死亡願望也許是另一個願望的改裝!

佛洛伊德在研究夢後,深知人類的潛意識心靈擅長於在夢中使用象徵,特別是性象徵;而任何中空的容器,像瓶子、皮包、房間等,都可以是女性生殖器的象徵。佛洛伊德於是露出一個寬慰而理解的笑容,說:                                     「讓我們來考慮象徵的問題。你夢中的那間房子顯然是個象徵,你想想看,有什麼地方是你以前到過兩次,而你現在還夢想再重返──也許是就此一去不回的地方?」                 男子有點吃驚地看著佛洛伊德。

「那就是你母親的子宮(性器)。你出生前在母親的子宮裡住了九個月;六歲時,趁母親熟睡,你又『回去了一次』。所以,你這個夢向我們透露,你那莫名的衝動針對的其實不是死亡,而是回歸!你生命中最大的渴望是重返母親的子宮,當然,是以各種象徵的方式。」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他置身于美麗的風景中,會有「就這樣死掉算了」的想法,他想回歸大自然的懷抱,母親的懷抱。

「那我該怎麼辦呢?」男子有點迷糊地問。

「你不要誤會。我不是要你再去依戀母親,那是不可能的,也是幼稚的。身為一個成熟的男人,你應該去追求另一個女人,也許是母親的替代吧!如果你能有這種認識和轉變,你那強迫性的死亡願望就會消失,而開始一個創造性的人生。」

男子在離去時,一臉沈思的模樣。也許他的確該好好想一想。

佛洛伊德望向窗外,點上一根雪茄,想起了一些病人的夢境。他鼓勵病人重視自己的夢,描述他們的夢,因為夢是通往潛意識的輝煌大道。這名男子讓他更堅定了自己的某些想法。

有些病人說他們夢見到一個地方,心裡覺得「我以前到過這個地方」,神秘主義者認為那是當事者「前世」去過的地方;但他另有想法,他認為那個地方應該是「母親生殖器」的象徵,因為「再也沒有別的地方讓人有如此奇異的確定感」。很多人認為他這種說法「匪夷所思」、「荒謬絕倫」,但它會比什麼「前世」更加「荒謬」嗎?      

當然,並不是出現在夢中所有讓人覺得「以前到過」的風景區或地方,都必須做「性」的解釋,而是要看夢的其它內容,還有當事者的問題及聯想而定。像這個年輕人,夢見去拜訪以前到過兩次的房子,除了「母親的子宮」外,還有更符合他處境的解釋嗎?

他想起了另一個男病人,曾向他報告一個奇怪的夢:

「我夢見自己置身於一個深坑中,但深坑卻有著像維也納近郊仙梅林隧道那樣的門窗。起先,我從視窗往外望,看到空曠的風景;然後,突然有一個圖像出現,填塞住深坑的空隙。這張圖呈現的是一幅經過深耕的土地,新鮮的空氣,藍黑色的泥巴,整個給人一種『勤勞奮發』的感覺,激發出美麗動人的印象……。

「然後,我看見一本有關教育的書在我面前打開來……,讓我感到驚訝的是,裡面說的大部分是兒童對性的感覺;它使我想起了你(指佛洛伊德)。」

如果不是夢的後半段提到那是「兒童對性的感覺」,我們根本不知道夢的前半段到底想表達什麼──它其實就是一個人對在母親子宮內生活的「幻想」;深坑、隧道象徵母親的生殖器,而突然填塞進來的圖像,深耕、勤勞奮發等,則是在子宮內觀看父母性交的「幻想」。

當然,它純屬「幻想」,是一個人在童年時代初識生殖奧秘時的奇想。

佛洛伊德的臉上不禁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

「他也許是受了我理論的影響而作了這樣一個夢吧!所以在夢的最後才會想起了我。」

荒謬嗎?令人噁心嗎?

「不!」佛洛伊德在心裡吶喊。他只是誠實地指出人們在心性發展過程中的一些殘跡而已,絕沒有要誘導人耽溺其中的意思。相反的,回到過去,是為了告別它;瞭解自己的潛意識欲望,是為了用理智去疏導它。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