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524 來到醫院的臆病者

瀏覽次數: 1

  在他的記憶裡,充滿了依偎在母親身旁,於藥水味濃厚的醫院裡候診的情景。這種情景讓他感到安全、踏實,而且溫馨。

  J君是一個高三學生,近數月來常覺得頭昏眼花、腰酸背痛、四肢無力、食欲不振、無精打釆、注意力無法集中。聯考在即,他卻經常臥病在床。

  焦急的母親帶他四處求醫,但情況卻未見好轉,而且做了各種檢查,也都找不到有什麼異常之處。醫師勸他去看精神科,J君卻堅信自己有的是身體方面的毛病,而他母親則以為兒子得的是連醫師都檢查不出來的怪病,更加擔心,也更加鍥而不捨地帶他四處求醫。

  最後,他們終於來到了精神科。在仔細詢問之後才知道,J君對即將來臨的聯考極感焦慮與消沉,他自己可以說完全沒有把握,但父母對他卻期望甚殷。在苦悶之中,他自慰的次數增加了許多,但短暫的快樂卻帶給他「自我摧殘」的陰影,擔心自己得了「腎虧」,於是開始覺得腰酸背痛、頭昏眼花,越想越擔心,最後覺得一身是病,治病成了比讀書更迫切也更重要的事。

  J君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父母均將他視為至寶。在周歲左右,他曾因不明的發燒而住院兩個月,後來雖然痊癒了,但他母親卻認為這個孩子「身體虛弱」,也因而特別注意他的健康問題,不僅常給他吃補品和補藥,身體稍為有些不適,更是忙不迭帶他去看醫師。

  上學後,母親天天為他準備既營養又衛生的便當,不准他在外面隨便亂吃東西,因為怕他吃壞了肚子;也不准他和同學們去游泳、露營,因為怕發生意外。

  也許是受到母親觀念的影響,J君也很注意自己身體的健康;他經常可以感覺到自己心臟的跳動、腸子的蠕動及關節處的酸痛等,每次大小便都不忘「審視」尿屎裡有什麼異狀。在他的記憶裡,似乎充滿了依偎在母親身邊,於藥水味濃厚的醫院裡候診的情景,這種情景不僅讓他感到安全、踏實,而且溫馨。

  醫師認為J君確實是「病」了,但並非他想的身體的毛病,而是心理的毛病。

解說:

  這可以說是一個慮病性精神官能症(hypochondriacal neurosis)的病例。

  所謂慮病性精神官能症是指一個人過分關心自己的身體,對自己的身體功能有一種先入為主的觀念,懷疑某些器官有病,而為此擔心恐懼,會主動去尋求醫療幫助;他們所述說的症狀非常復雜多樣,常牽涉到身體的許多部位,但有經驗的醫師卻無法從這些症狀中獲得「可能是什麼病」的印象診斷。而且在詳細的檢查後,通常找不到有什麼器質性的病因。雖經醫師反復說明、勸解,但病人仍無法釋懷,還是固執地認為自己有病。

  患者除了對自己的症狀感到憂慮、焦急與關心外,在行為方面還有一些特徵:他的身邊經常備有瓶瓶罐罐、藥片膠囊及各種醫藥書刊;他常是大眾保健雜誌的忠實讀者,在廣泛的閱讀中揣摩自己可能得了什麼病,一知半解地使用醫學專有名詞及術語;看病是他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活動,有些是固定去看一位醫師,但次數相當頻繁,有些則不斷換醫師,從這家醫院轉到另一家醫院,沒完沒了地做各種檢查和治療,而且會妥善保存這些資料。

  不少患者的慮病傾向跟早年的生活經驗有關,有些研究發現,患者早年罹患身體疾病(或所謂的「體弱多病」)的比率比一般人高得多,而他們的父母親也多有慮病的傾向,對身體疾病過度關心,孩子一流鼻涕、肚子不舒服就緊張得不得了,不停地噓寒問暖、進補、看醫師。這種不當的模式使孩子養成特別注意自己身體變化並對這些變化賦予誇張意義的態度。本案例中的J君,有的似乎就是這種經驗。

  另外,「疾病的功能」也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因為自己「生病」了,不僅可以免除職責(讀書、工作),還可獲得他人的關心(附帶收獲),結果使自己這種「有病在身」的觀念益形強化,因此日後稍一碰到不順遂,或別有所求時,就以慮病症狀來免除職責或達到目的。

  J君的堅信自己「有病」,固然多少與「腎虧」的錯誤觀念有關,但主要恐怕還是在於他面對著聯考這個難關。慮病症狀不只是用來逃避聯考,而且是在為自己可能考不上大學找藉口——這都是因為自己「身體有病」造成的,如果「病」好了,他就能克服現在無法克服的困難。所以當務之急是先把病治好,結果就一再地去看醫師、吃藥、打針,你說他「沒病」,他反而不高興。「有病在身」的想法使他免於去面對自己書讀不好、無法與別人在考場上競爭的挫敗感。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