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310 不再沉睡的美人:女性的性反撲

瀏覽次數: 35

我們還是不要以虛偽對待女人才是上策。  ——叔本華(A.Schopenhauer)

男性尊嚴致命的一擊

  美國女權運動健將弗瑞丹(B. Friedan)在她的書裡提到一件趣事:一九六○年代,當性革命和女權運動相繼興起之時,馬斯特醫師舉辦了一場有關「女性性高潮」的學術討論會,女性主義者覺得她們「圈內人」應該有一個人去聽聽看,於是由弗瑞丹代表參加。她在會場內看到數百個頭髮灰白的男人,以及一兩個疲憊而年老的女醫師。當討論會進行到放映女性「多次性高潮」(multiple orgasm)的記錄影片時(它顯然也是這個討論會的高潮),那些原本如垂死病人的老頭子都慢慢激動起來,會場內響起了此起彼落的叫聲與疑問聲,最後,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醫師站起來要大家肅靜,他說:「這是對男性陽具的一個嚴重威脅!」他們應該冷靜地考慮是否能讓這種「危險的東西」公諸於世。

  但女性具有「多次性高潮」潛能的訊息,最後終於也像「人是猿猴變的」進化論般,成為一個「路人皆知」的事實,是誰也壓不住的。為什麼有人會像兩百年前壓制進化論般驚惶地壓制女性性學呢?因為這兩種說法都對「人類的尊嚴」給予了致命的一擊,而所謂「人類的尊嚴」指的當然是「男性的尊嚴」。

  馬斯特及瓊森在他們合著的《人類性反應》(Human SexuaI Response,一九六六年)裡說,一個女人「在她完全滿足之前,可以有第二、第三、第四、乃至第五及第六次性高潮。」每次性高潮在生理上的反應跟單一的性高潮完全一樣,而且,自慰比性交更容易有多次高潮。如果讓女人自慰,那麼「她的性緊張可以維持在高原期之上,連續發生五到二十次的性高潮。」如果使用不費力氣的電動按摩器,那麼「在一小時或更長時間的刺激下,她可以有二十到五十次的連續性高潮,只有在完全虛脫時才會停止。」

  女性這種「無與倫比」的性潛能讓男人感到震驚、嫉妒與憤怒,因為幾乎沒有一個男人可以讓女人得到「完全的滿足」。所謂「男人征服女人」,在臨床性學的燭照下,已成為一個可笑的神話。

傳統與「深奧」的男性觀點

  其實,在淵遠流長的色情小說裡,早已有很多關於「女性飢渴」與「多次性高潮」的描述,但它們不是被認為是出於男性作家「狂野的想像」,就是將書中那些女人貼上「淫婦」的標籤。傳統的觀念認為,女人有兩種,一是會像飢渴的母獸發出yes and more叫聲的「淫婦」,一是像純潔天使般相夫教子的「淑女」,她們少有性趣或沒有性慾。當然,絕大多數的女人都是「淑女」。

  精神分析大師佛洛伊德則提出較「深奧」的看法:他承認女人也有性慾及性高潮,但卻說女人的性慾較男人為弱,而且其性高潮有兩種,一是陰蒂高潮(clitoral orgasm),一是陰道高潮(vaginal orgasm)。陰蒂高潮類似於男性的性高潮,因為陰蒂的解剖學構造類似於男性的龜頭,女童(及成年女性)在自慰時通常是以刺激陰蒂來獲得快感;但佛洛伊德認為,耽溺於陰蒂高潮的女性是「不成熟」的,一個「成熟」的女性應該將快感區從男性化的陰蒂轉移到女性化的陰道上。陰蒂的職責「在於傳遞性興奮於鄰近的性器上,就好像一堆細松木用來導引硬木的燃燒那樣。」但做為接納男性性器的陰道既然像「硬木」,顯然是「不容易燃燒」的,不過佛洛伊德堅稱,陰道高潮才是女人「真正的高潮」,這等於給普天下的女人出了一道「難題」。

  社會生物學(sociobiology)則提出另一種「深奧」的觀點,該學派的一名健將西蒙(D. Symons)說:「沒有證據顯示自然的汰擇會眷顧能達到性高潮的女性,男性的性高潮(射精)是生殖所必需的,但女性性高潮則是散見性的(女性性高潮可能不利於受孕,因為它會使陰道的充血消退,讓精子流出體外)……我個人認為,女性性高潮不是生物適應的結果,而是像農業、輪子等,乃是人為產物。」言下之意,女性性高潮並非「與生俱來」的,而是男人以其「精湛的巧藝」開發出來的,它像「畢卡索繪畫或勃蘭登協奏曲般」,是一種「奢侈品」。

讓男人「杖落心茫然」的海蒂報告

  但精神分析和社會生物學這兩個帶有濃厚男性沙文主義色彩的學說,最近都分別受到嚴厲的攻擊,被認為那只是男人「一廂情願的發明」。先說陰蒂高潮與陰道高潮,美國女性治療學家卡普蘭(H. S. Kaplan)指出,在生理學上,女性只有一種性高潮,那就是直接或間接刺激陰蒂,而導致陰道及附近肌肉的快意收縮。其實男性在龜頭受到刺激時,陰莖根部及會陰區肌肉也會有快意的收縮,但卻沒有人說男性的性高潮應該分為龜頭高潮與會陰高潮兩種,而「成熟」的男人應該如何做「高潮的轉移」,因此,將女性高潮分為陰蒂高潮與陰道高潮,並要她們將快感區從較敏感的陰蒂轉移到較不敏感的陰道,根本就是「強人所難」,是「挫折」女性性潛能的一個手段。

  一九七六年問世的《海蒂報告》(The Hite Report),則是一本充滿強烈「反男性」觀的女性性高潮調查報告,雖然這本書的作者海蒂《S. Hite》是個女同性戀者,她的方法學也頗受爭議,但書中的「咆哮聲」卻像「河東獅吼」般,足以讓大多數的男人「杖落心茫然」。馬斯特及瓊森夫婦指出,在正常性交合中,陰莖對陰蒂頭包(clitoral hood)的牽動摩擦是讓女性達到性高潮的足夠刺激,但海蒂說這通常是「不夠的」,她以「男性穿刺」的字眼來形容「性交」,並說:「如果性交中的高潮是模糊的……那麼妳怎麼能確定自己是達到高潮了呢?」

  這份報告指出,女性最容易達到性高潮的方式是自己用手刺激陰蒂,同時她還對陰蒂給予「劃時代的新義」,她說:「我們(女性)的性器官……在興奮時會膨脹到約與勃起之陰莖相同的體積……男人和女人勃起唯一真正的差別在於男人是在外面……想想看妳的陰蒂只是妳的『陰莖』露出於外的頂點……或想想看男人的陰莖只是女人內陰球體或整個陰蒂網系的外顯。」她強調,女性的陰蒂看起來雖小,但卻是「露出海面的巨大冰山之一角」。此一隱藏於內的巨大快感網路會隨著年齡而「越來越好與越大」,女性的性能力也「越來越強」,「在完全投入時,整個陰蒂網系的體積是陰蒂與陰蒂柄的三十倍大,它的血管充血量事實上已超過男性明顯可見的充血量。」

那話兒曾是女神神壇上的供品

  《海蒂報告》事實上已使得「女性性高潮是男人的巧藝開發出來」的說法「黯然失色」,但直接對此一說法給予致命一擊的是來自某些考古學與人類學的發現,某些女性主義者利用這些發現產生如下的推論:在遠古時代,每個女人都具有性高潮的能力,男人甚至是為了「取悅女人」而存在的,但在男人得勢後,他們發明種種「文明的束縛」,才使得大多數女人失去了性高潮的能力。

  精神分析學說認為,女性有所謂的「陽具欽羡」(penis envy),而世界很多地方都有的「陽具崇拜」(phallus worship),以石頭或木頭雕刻出巨大的男根,供女性膜拜(通常是為了祈子),乃是此一「陽具欽羡」心理的外顯。陽具的原始崇拜者也許是女人,但其崇拜的目的可能不是這麼單純,剛好也是在性革命興起的一九六○年代,考古學家在土耳其安那托利亞(Anatolia)一帶挖掘出距今約一萬年以上的古老城鎮遺址,咸信那是人類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在這個古老的城市遺址裡,有著奉祀女神的神殿,顯示那可能是一個母權社會。有趣的是,女神殿裡有著各種形狀及大小的雕刻陽具,它們也是女神殿裡唯一與男性有關的東西,霍克斯(J. Hawkes)在《諸神之黎明》(The Dawn of the Gods)裡說:「這些男性象徵之所以會充斥於女神殿裡,顯示它們是用來取悅女神的。」說得更明一點,陽具乃是「取悅女神的供品」。在羅馬帝國時代,奉祀大母神(Cybele)的男祭司仍然需要割下他們的陽具和睾丸,呈獻在大母神的神壇上,此一儀式可能就是上述「取悅女神」的遺風。

  女性主義醫師雪兒菲(M. J. Sherfey)在〈女性性學的一個理論〉一文裡,根據考古學家及人類學家的發現說:「從西元前一萬二千年至西元前八千年的所有相關資料都指出,文明化之前的女性享受著完全的性自由,且經常無法控制自己強烈的性慾。」在母權社會裡,發情的女性可能像發情的母猴般,四處尋找男人來「取悅」她們,當時的人類還沒有婚姻制度,可能是行雜交的。

壓制女性無饜的性需求始產生文明

  雪兒菲認為,原始女性無饜的性高潮能力及完全的性自由乃是對安定的家庭生活、甚至於是對人類文明的一大威脅。事實上,每一個現代文明都是男人「強行壓制」女性「無法無天」的性需求後才產生的。「文明即壓抑」,佛洛伊德也許說對了一半,但「壓抑」的主要是女性蓬勃的性能力,在七千年有系統的長期壓抑下,不少無饜的「蕩婦」終於變成低頭輕撫衣角的「淑女」。但因為「文明的羅網」鬆緊不一,所以我們在世界各地看到了非常歧異的女性性高潮型態,在性道德極為嚴厲的地區,所有的女性幾乎都無性高潮的體驗,而在性道德極為寬鬆的地區,所有的女性都有性高潮,而且追求此一體驗。這種歧異並非生物學上的,而是文化上的。

  當然,在文明社會裡,也有追求無饜性行為的女性,過去的精神醫學說這是一種「病」,叫做「女花癲」(nymphomania),並認為它事實上是一種「性冷感」(frigidity),因為無法從性交中獲得快感,所以一再去追求那「想像中的性高潮」。但事實上,不少「女花癲」是不顧文明的束縛而一再享受性高潮的女人,譬如瑞克羅斯(Rexroth)曾報告過一個新娘,在和丈夫於蜜月套房的床上纏綿幾個小時後,留下疲憊不堪的丈夫,自己溜到中央公園勾搭上一個男人,立刻又和他到旅社開房間;她在連續勾搭數個男人之後,才回到丈夫身邊。婚後,當丈夫外出工作時,她即和在街上勾搭的男人上床。最後,她勾搭上警方雇用的偵探,偵探把錢塞在她的錢包裡,而以「妓女」的罪名逮捕了她。法院的精神科醫師問她是不是因為對和丈夫初次性經驗「不滿意」,所以轉而到別處尋求滿足。她說:「喔,不!因為我非常滿意,所以想立刻再要它!」她的回答令精神科醫師的臉都灰了。

  而「真正」性冷感的女人,除了心理壓抑外,她們缺乏的可能是經常而長時間的性行為。馬斯特及瓊森曾治療五十名過去都無性高潮體驗的婦女,當她們與丈夫進行「無感」的性交後,繼之以「人工陰莖」的長時間刺激(三、四個小時或者更久),結果有四十九名在三個禮拜內都有了性高潮體驗,而且一旦開始體驗性高潮,就更容易更迅速能達到高潮,到最後不必再仰賴「人工陰莖」,單靠與丈夫正常的性交即能獲致。

睡美人已經甦醒過來了!

  在西方的童話故事裡有一個「原型」(archetype):美麗而純潔的公主受到惡毒巫婆的法術迫害,結果沉睡不醒,幸賴一位勇敢英俊的王子在公主的臉上一吻,公主才從沉睡中甦醒過來,醒來的公主立刻愛上了王子,於是王子帶著公主回到他們的城堡,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對男人來說,沉睡的公主其性慾亦處於「沉睡」狀態,必須由他加以「開導」,才能「吻醒」她的「肉體」。但對女人來說,讓她的性慾陷入「沉睡」狀態的巫婆,正是王子的祖先,也就是父系社會的文化。

  在性革命之後,「沉睡」的美人已經「甦醒」過來了,某些激進的「美人」甚且作勢「反撲」,讓男人幾乎招架不住。當然,前面有關女性性高潮來龍去脈的說法很多只是「推論」,但這些推論卻有著平衡過去男性沙文主義「推論」的效果。這不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問題,而是在各自說出自己的「道理」後,如何和平相處的問題。《海蒂報告》中的女人,雖然毫無隱瞞地表露了她們在自慰時所獲得的激情,但她們還是更樂於、更嚮往和自己心愛的男人作愛,因為這樣才能獲得完全的生理滿足與心理滿足,這該是讓「王子們」感到寬慰的一件事吧!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