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9038 龍戰於野:楊振寧、易經、中國文化與科學

瀏覽次數: 2

肆 科學易:格物致知的理想與歧路 8

  在網路上,有一篇名為〈牛頓、愛因斯坦、楊振寧、李政道與《易經》〉的文章被廣為轉載,文中提到:「楊振寧在西南聯大念過《易經》,對於世界萬事萬物互相聯繫變化的觀點,陰、陽互變的原理,陰、陽互根等問題,在他的腦海中比較透徹分明,六十四卦的變化(如否極泰來)啟發他後來與李政道一起打破了宇稱守恆定律,而發明了弱相互作用條件下的宇稱不守恆定律。」

  言下之意是《易經》啟發了楊振寧,而讓他後來和李政道提出「宇稱不守恆定律」,且獲得了諾貝爾物理獎。這很自然地會讓人覺得楊振寧對《易經》即使不心存感激,也會認為它有助於中國的科學發展。但這就是楊振寧對《易經》的看法嗎?二○○四年九月,楊振寧在北京舉行的「二○○四文化高峰論壇」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易經》對中華文化的影響」的報告。他在報告中說:

  近代科學沒有在中國萌生主要有五個原因:一,中國的傳統是入世的,而非出世的,也就是比較注重實際,不注重抽象的理論架構。二、科舉制度。三、觀念上認為技術不重要,是「奇技淫巧」。四、中國傳統裡面無推演式的思維方法。五、天人合一的觀念。而且點明第四與第五兩點跟《易經》有密切的關係,換句話說,楊振寧認為《易經》影響了中華文化中的思維方式,成了科學發展的絆腳石。

  楊振寧指出,歸納與推演(演繹)乃近代科學中不可缺少的思維方法。他認為中華傳統文化有歸納法(簡單定義:根據某類事物的部分對象具有某種屬性,從而推出這類事物的所有對象都具有這種屬性的推理方法),譬如《易經》裡的「觀物取象」可以說就是一種簡單的歸納法。

  但中華文化卻沒有發展出推演法,什麼叫做推演(演繹)法呢?他舉了明朝末年徐光啟和利瑪竇合作翻譯的《歐幾里德幾何原本》為例,在學校學過幾何學的人都知道,譬如要證明直角三角型兩股的平方和等於斜邊的平方,那你就要根據少數公理和已經被證明為真的定理,一步一步「因為、所以、因為、所以……」按部就班去推演,然後得到證明。每一條推論都須符合邏輯,次序更不能顛倒。而中華文化就是缺乏或不喜歡這種思維方式。

  楊振寧不無感慨地說,牛頓還沒有出生前,中國就有了《歐幾里德幾何原本》的翻譯本,「可是這翻譯有將近三百多年在中國沒有發生應該有的影響」,根本原因就在於「中國傳統對於邏輯不注意,說理次序不注意,要讀者自己體會出來最後的結論」。(關於「天人合一」的問題,前面「象數易」和「義理易」已說過一些,在下面談到「思維易」裡,我們會再予以詳論)。楊振寧要回答的其實就是上文所說的「李約瑟難題」,而說中國傳統裡面缺乏「推演式的思維方法」,並舉《歐幾里德幾何原本》為例,其實也就是愛因斯坦所說希臘哲學家的「形式邏輯」,兩人的看法有很大的交集。

  楊振寧的報告在媒體上披露後,立刻又引起正反兩面的激辯。支持他的就按下不表,反對他的則照例說他不懂中華文化、是《易經》的門外漢、無知、膚淺、數典忘祖,譬如易學專家、山東大學哲學系劉大鈞教授批評楊振寧的演講犯了很多「常識性錯誤」,「周易算卦的方法就是靠推演,舉一反三,怎麼能說沒有推演呢?另外,周易是一本『普世之書』。從這個角度,也是一種廣義的『推演』。」楊振寧明明說「推演」就是歐幾里德幾何學的證明方法,說「舉一反三」是「推演」,正是他自己所說的犯了「常識性錯誤」。

  所謂「科學易」,探討《易經》與現代科學的關係,問題應該較為單純,但從上面幾篇的介紹可知,大家在這個領域裡其實存在著很多「意氣」之爭,而這種「意氣」會為我們引出更基本、也更嚴肅的問題。

分享: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