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9017 崇德廣義:讓命運翻轉的另一隻手

瀏覽次數: 17

貳 象數易:參透天機的野望與虛實 7

  在《易經》的經文裡,「貞」字共出現一百一十一次,是數量最多、也是最關鍵的一個字。但它是什麼意思?我在前面引用高亨的觀點,說它是斷占語,泛指占卜與占卜結果(貞字從「卜」從「貝」),「貞吉」意指「所卜問之事將是吉祥的」。但另有人(以義理派為主)卻認為它雖可用來斷占,但意思卻是「正」――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堅定、堅貞,「貞吉」意指一個人只要堅定信念、保持節操,就能帶來吉祥。

  不只「貞」字,其他像「利」「悔」「吝」等,象數派認為都是中性(不涉個人)的斷占用語,但義理派卻認為它們代表會影響吉凶的個人心思與作為。譬如「悔亡」,象數派認為它單純指「災禍消失」,但義理派卻說是「不要再後悔」。所謂「牽一髮動全身」,不同的字義解釋對《易經》的解讀與未來的推斷也就因而分道揚鑣。

  《左傳.襄公九年》裡就有一個非常有名的例子:

  魯成公的母親穆姜和宣伯私通,打算廢掉成公,因此而被囚禁於東宮。在要被送進東宮時,她找史官卜筮,得到「艮之八」,史官說:「艮之八」就是「艮之隨」,看隨卦之「隨」乃「得以出脫」之意,所以一定很快就能夠脫離東宮的囚禁。

  但穆姜卻認為「不對」,她說《易經》雖然說:「隨:元。亨。利。貞。无咎。」但「元,善之長也;亨,嘉之會也;利,義之和也;貞,事之幹也。體仁足以長人,嘉德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也就是說要具備這四種「德性」才能「无咎」,而她認為自己身為一個婦人卻參與叛亂,不忠於國家,做損人不利己之事,又不安於室與人通姦,完全不符合元、亨、利、貞的德性,她認為自己是作惡多端,咎由自取,所以一定會死在東宮裡(後來果然如其所料)。

  穆姜對「元亨利貞」的解釋,在乾卦的《文言傳》被照抄一遍,正表示《易傳》的作者諸君認同這種「義理」觀,把原本是斷占語的「元亨利貞」(前面已說過,意為「可以舉行大享之祭,卜得此卦有利」)擴大解釋成「善長、嘉會、義和、堅貞」四種德性,而開啟了「義理易」的先河。

  下面這個來自《左傳‧昭公十二年》的筮例也很有意思:南蒯即將叛亂前,筮得遇坤()之比(),也就是要以坤卦的六五爻辭去判讀。爻辭說:「黃裳。元吉。」看起來很吉利,但他還是去問子服惠伯:「我現在想做一件事情,你看這卦如何?」惠伯回答:「如果問的是忠信之事,就會成功;但如果不是,那就必敗無疑。」因為「黃」是「中」的顏色,「裳」是「下」身服飾,「元」是「善」之大者;想做的如果是不忠、以下犯上、非善良之事,那就無法得到爻辭中所說的「吉」。

  子服惠伯的判讀跟斷占語「元吉」,還有南蒯心中所想的顯然是南轅北轍,但南蒯不聽勸,結果舉事之後果然敗亡。這個筮例同樣在強調個人的心思與作為會影響事態的發展,甚至改變《易經》原來的推斷。它也可以說是中國「造命觀」的雛形或源頭,「造命觀」認為雖然有些因素已在冥冥中決定個人或團體的未來,但個人的作為(特別是德性)仍能改變原已被決定的命運,所以命運還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這當然是人類思想上的一大進步。但讓我感到好奇的是:既然德性可以改變命運,個人的作為才是重點,那把心力花在進德修業上面就好,為什麼還要花時間去研究古老的、註定要被自己德行推翻的《易經》預測?正統儒家所懷抱的正是這種態度,所謂「夭壽不貳,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一個真正的儒家信徒是不會相信《易經》占卜的。

分享: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