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503 情色的解構──人之異於禽獸者幾稀? (故事篇)

瀏覽次數: 34

    故事七 鑿壁之禍

  某軍官有一女兒,長得天姿國色,年方十九歲,尚未出嫁。隔壁也住著一戶軍官,家中有一位少年,平日以風流倜儻自詡,他對比鄰而居的美女早就心嚮往之,常利用機會用言語挑逗,但少女卻不假辭色,見到他就躲開。

  少年家的前廳與少女的臥房間只隔著一層木板。有一天,少女的父親參加南征,母親回娘家,只剩一名老僕婦和她作伴。少年覺得機不可失,遂故意拍著板壁說想向她借煙具,少女不予理會,少年又用小刀在板壁上鑿出一個如銅板大的洞,眼睛附在洞口,笑著對隔室的少女說:「只是向妳借個煙袋而已,妳何必吝惜生氣呢?」

  少女見他如此猖狂,氣得勃然變色,但很快就恢復鎮定,笑著說:「我和你素不相識,怎麼可以借你東西呢?」

  少年得到她的應答,驚喜若狂,又用言語挑逗:「妳不必假惺惺,我既然能鑽穴,也就能越牆,和妳來個樓台會。」

  少女說:「你鑽了這個洞,已夠我們盤桓敘情,何必再冒險?」她說話之時眼波流轉,更形嬌媚。少年看得心動,忍不住伸出一隻手指穿洞而過,而隔室的少女竟也用手來撫捏。

  少年像觸電般心醉神迷,心想對方有意思了,於是低聲密語:「我有一件東西,不知道妳見過沒有?」

  少女問說:「是什麼稀罕的東西?」少年說:「妳一看便知。」於是連忙脫下褲子,掏出陽具,塞入洞中。

  隔壁的少女用手捉住他的陽具,假意摩弄,暗中卻拔下髮釵,橫著貫穿而過。變起突然,少年痛得嘶聲叫喊,但卻倒退不得,只能僵立原地哭喊,而少女則急速走出房間,將門關上,當作沒聽見般。

  少年的妹妹聽到哥哥哭喊,到前廳一看,嚇得花容失色,連忙奔告母親。少年的母親看到兒子這副狼狽的模樣,用盡各種辦法卻不能助他脫困。不得已只好來到少女家中,跪著向少女陪罪,求她高抬貴手。但少女卻說:「等我母親回來再說!」

  少年的母親羞窘不堪,連忙趕到少女母親的娘家,求她回來解危。少女的母親不知家中發生何事,和弟弟相偕返家。甫抵家門,少女就抱著母親大哭,說要去尋死。經母親再三安慰,才稍稍平息。

  少女的舅舅打開她臥室的房間,看見板壁洞口橫插著髮釵的少年陽具,不禁又怒又笑地說:「這也算是小創傷帶來的大懲罰了!」於是邊罵邊將髮釵拔出。

  少年在脫困之後,立刻昏倒於地。家人將他扶入室內,醫治一個多月才復原。(夜談隨錄;清.霽圍主人)

    故事八 一夜夫妻

  東村有一位某甲,娶妻某氏。洞房花燭夜,某甲發現新娘貼身的衣褲都用細密的線縫合,而且不和他同床共枕。稍一動手,她就流淚哭泣,死命地不讓他靠近。如此經過數月都未回心轉意。

  某甲父母知道後,心裡憂慮,但卻難以啟齒,只好拜託親家母勸解她女兒,但還是一點效果也沒有。某甲的母親沒有辦法,最後向媳婦曉以大義:「媳婦要能替夫家傳宗接代才算盡了孝道,我們兩個老的年紀已大,也沒有其他兒子,而妳現在這種表現,我們家的香火血脈要靠什麼傳承?而且妳若不生養兒子,將來老了,又要依靠誰呢?」

  新娘聽了,並不答腔,但心意似已動搖。當晚,某甲再接近她時,就不再抗拒而兩相歡好。但到了第二晚,卻又像以前一樣拒絕。

  而她經一夜綣繾已經受孕,第二年就生了一個兒子。後來,某甲死了,她撫養兒子,侍奉公婆,終身無怨無悔。(秋燈叢話;清.王椷)

    故事九 夜航船

  杭州有夜航船,一夜可航行百里。男女船客雜杳,中間只用木板隔開。

  仁和鎮有一位張姓少年言行輕佻,自命風流,有一夜搭夜航船準備到富陽去。在船上,他從板縫朝女廂窺看,看到一個美麗的少婦正對他似笑非笑,張某心中一甜,以為對方對自己有意思。

  到了三更時分,眾船客都已熟睡,張某身旁的隔板忽然打開來,而且有人伸過手來摸他的下體。他喜出望外,堅挺著陽物讓對方撫摸,同時也伸手過去摸對方,覺得是個女人的身軀。於是他大膽爬身過去,彼此不發一語,默默地享受雲雨之歡。

  到了晨雞叫曉時,張某起身,想爬回男艙去,但對方卻緊緊將他抱住不放,張某以為是她貪戀風月,於是又更加賣力地和她行雲佈雨。

  等到天色漸明,張某才看清懷中的女人居然有著滿頭白髮。他心下大驚,拔腿欲跑,但對方卻抓住他說:「我是街頭的乞丐婆,今年已六十多歲,沒有丈夫、子女,也沒有親戚,正愁無人可依靠,無處可棲身。不料昨晚很榮幸地受到公子的垂愛,俗話說一夜夫妻百夜恩,公子您現在就是我的丈夫了,我情願終生依靠你,不要分文聘金禮物,你吃飯我跟著吃飯,你喝粥我跟著喝粥!」

  張某大窘,連忙向眾人呼喊救命。眾船客紛紛起床,在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後,笑成一團。有人勸他乾脆給老乞丐婆十幾兩銀子做為酬謝。在給了銀子後,老乞丐婆才放手。

  張某狼狽回到男艙,回望女艙,看到昨天那位美麗少婦正對著他微笑。(續子不語;清.袁枚)

    故事一○ 熱乳冷臀

  某鄉有農民某甲和某乙,對門而居,平日經常互開玩笑,沒有一點顧忌。

  有一天,某甲在田裡除草,某乙到他家找他,沒見到某甲,只看到某甲的妻子正在灶前燒火做飯,而小妾則坐在地上捶洗衣裳。

  某乙離去後,在路上碰見某甲,他開玩笑地說:「我剛才在你家裡,和你的妻妾調情戲耍。」某甲不相信,某乙又鄭重其事地說:「如果你不信,不妨回去驗證一下。你妻子的乳房像火一般熱,而你愛妾的臀部則像冰一樣涼。」

  某甲笑著回家去,但伸手一摸妻子的胸部,果然火熱;再一探小妾的臀部,竟真的是冰涼的。他十分惱恨,立刻跑出去追某乙,拉他回家裡質問。

  某乙這時才告訴他剛才說的都只是開玩笑。但某甲不相信,說:「如果你沒有做虧心事,就喝一杯涼水試試看。」某乙不得已,喝下一杯涼水,但過沒多久,竟腹痛如絞而一命嗚呼。

  某甲於是向官府自首,說出事情始末,同時休妻離妾。某甲的妻妾均大呼冤枉,但這個案子歷經好幾位縣官,都無法證明她們的清白。

  後來來了一位新縣官,有明察秋毫之譽。他問某甲妻子:「某乙來的時候,你們正在做什麼?」甲妻回答說:「我正在灶前升火,而她則坐在石板上捶衣。某乙一進來立刻又走了,而某乙走沒多久,丈夫就回來了。」再問某甲的小妾,回答也是一樣,縣官於是恍然大悟,對某甲解釋說:「這就是你妻子的乳房所以火熱,而小妾的臀部為何冰涼的原因啊!某乙是根據他所見去推測而和你開玩笑,想不到你竟信以為真。某乙的死,也許有其他原因,哪裡是你妻妾的過錯呢!」

  這個案子如此才算了結。(驚喜集;清.程畹)

    故事一一 縫陰樓

  毫州有一位讀書人某甲,和家裡的婢女相好,他的妻子非常嫉妒,竟將蒜頭搗碎塞入婢女的陰道中,而且用繩子將陰戶縫起來。婢女非常痛苦,知道的鄰居都對此憤憤不平,而向官府告狀。

  縣官大怒,派人將某甲的妻子拘提到案,並喚來幾名車工,準備錐子和繩子,也要把她的陰戶縫起來。某甲擔心如此會使家門蒙羞,竭力懇求縣官高抬貴手。縣官說:「縣城的城樓年久失修,就要壞了,如果你能重新建造,就免去對你妻子的處罰。」結果某甲耗盡家財,才將城樓整建完妥。

  當地的父老到今天仍將此城樓稱為「縫陰樓」。(堅瓠秘集;清.褚人獲)

    故事一二 奇貨可居

  角鎮有一位某甲,家中富有,而性好漁色,和鄰居某乙的妻子私通已有多時。

  某日,他正想和某乙妻成好事時,碰巧她月經還沒完,而無法如願。隔天,他又到某乙家,在暢快發洩積壓已久的慾火後,竟趴在婦人的肚皮上,脫陽而死。某乙妻子大驚,不敢再留戀,連忙掀開他的屍身,流著眼淚將實情告訴丈夫。

  某乙聽了,竟然說:「這真是奇貨可居!我們要發財了!」於是暗中派人去告訴某甲的父親。某甲父親知道後,急忙差人要來搬回兒子的屍體,但某乙卻故意不交出來,而某乙的幾個鄰居也都出面阻止,守護在某乙家。

  事情傳開來,街坊鄰居都知道了。大家紛紛想插一腳,分一杯羹。最後,某甲的父親不得不請親友出面排解,拿出家中積蓄分送給眾人做封口費,才順利地搬回兒子的屍體。(明齋小識;清.諸聯)

    故事一三 帳中同寢

  秦君昭年輕時到京師遊歷,好友鄧君為他餞行,並帶來一名容貌秀麗的少女。少女拜見過秦君昭後,鄧某說:「這是我替某部主管所買的一位侍妾,希望能搭你的便船,送到京師去。」

  秦君昭為難地不敢答應,鄧某作色說:「即使你留著自己用,也不過兩千五百縉而已,何必這樣拒絕呢?」他只好勉強答應。

  船過臨清後,天氣日漸炎熱,晚上蚊子很多,秦君昭讓那名主管侍妾到船上唯一的蚊帳內同寢。

  到了京師,他先將主管侍妾安置在同鄉會館的主婦處,自己拿著鄧某的書信去拜訪某部主管。主管問他:「你是和家眷一起來京的嗎?」秦君昭說:「沒有。」主管聽了,臉上即露出不悅的神色,而派了一部小車將侍妾接回來。

  三天後,某部主管來回拜,並謝謝秦君昭說:「你真是一個正人君子,我昨天已寫信給鄧君,告訴他你不負托付之意。」兩人於是痛快地喝酒,盡歡而散。後來,秦君昭的子孫都做了高官。(寄園寄所寄;清.趙吉士)

    故事一四 溫下體

  咸豐末年,文宗皇帝認為關內的騷亂已經無可挽回,於是縱慾無度,希望以此自戕,求個解脫。在他身邊服侍的宮人都不穿普通的褲子,而穿開襠褲,叫做「梭背襠」,為的是方便他隨時可以上馬交合。

  後來,文宗的身體已極度虛弱,但還是每天服用方劑來提振性慾,他的陽具因此而變得非常怕冷,到了冬天尤其厲害。為了禦寒,特別做了一樣東西放在褲子內,來溫暖他的陽具。這樣東西用貂皮縫綴,外面包著黃絨,還加上扣帶,好方便繫在褲頭上。

  它由內務府承造,有一位滿人名叫錫元庭,在同治初年,擔任剿北捻的參將,他原在內務府任職,就是在負責這件事。因為他提起,大家才知道有這麼回事。(梵天廬叢錄;民初.柴萼)

    故事一五 慈禧太后宣淫

  慈禧太后晚年縱慾宣淫,絲毫不讓武則天。但因有德宗(光緒)及維新黨諸君子在,她稍有顧忌,不想以穢聲落人口實,不過有關她媚行穢跡的傳播,還是像日月蝕般,人皆見之。

  慈禧起先是寵幸安得海,在安得海被丁寶楨斬殺後,又寵幸李連英和小德張。她住的西宮裡,備有所謂「慎恤膠」的春藥一斗多,另有一種淫香,男子只要聞到這種香味,就心神動搖而想交合。這些都是她暗中命令兩廣督撫秘密為她張羅,供她綢繆助淫用的。(梵天廬叢錄;民初.柴萼)

    故事一六 杯中春色

  我的朋友周君,住在蘇州,隔鄰是某世家,主人擁有數十名姬妾,可惜年老體衰,不能楊枝遍灑。周君長得一表人材,風度翩翩,世家主人的一名侍妾已愛慕他許久。

  有一天,周君到他家閒坐。在坐定送茶後,那名侍妾出來陪他聊天。周君掀開盛茶的碗蓋,瞥見碗蓋正中有彩色圖案,仔細一瞧,居然是幅男女擁抱交合的春畫,但朦朦朧朧,只能看出兩分模樣,必須竭盡眼力,才能分辨。

  周君不覺臉上發赤,但那名侍妾不僅了無羞意,反而對他說:「你也太忠厚老實了,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你拿碗蓋對光映照,可以看得更清楚。」

  周君於是依言將碗蓋平舉照光,發現蓋凹內的四環還有十二幅春畫,姿態各不相同,區區一個碗蓋內竟已畫盡了人間的淫姿穢色。

  周君此時已很難再故裝矜持,而開懷大笑,那名侍妾則媚眼如絲,勾睨著他。但周君卻又好像不懂其意般喝著茶,等到喝完了茶,發現杯底還有一幅春畫,剛剛被茶葉遮住所以看不見,到傾杯而飲時才顯現出來。

  周君於是對那名侍妾說:「今天能夠飽覽珍奇美景,實在是作夢也想不到!」

  但他仍像個魯男子般坐懷不亂,竟就此告辭而歸,以後也不再去串門。(梵天廬叢錄;民初.柴萼)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