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119 靈魂缺貨:輪迴轉世的現代觀

瀏覽次數: 1

魂之旅 1

  《聊齋》裡有不少「前世回憶」的故事,如卷十三裡的〈三生〉、〈陝右某公〉、〈汪可受〉均屬之。〈三生〉裡的劉孝廉一世為縉紳,因多行不義,二世生為馬,三世罰為犬,飽受苦楚,四世再復生為人,即劉孝廉。〈陝右某公〉是一名進士,自言前生是位士人,死後入地獄,冥王根據功德簿原欲罰他做羊,但念其曾救人一命,臨時改判復生為人,出生時,背上仍有羊毛叢生。〈汪可受〉亦能記三生,一世為秀才,二世被罰作騾,三世生於農家,出生就會說話,父母以為不祥而殺之,四世生於汪秀才家,因憶前生以早言死,遂不敢言,直到三、四歲,人家都以為他是啞巴。

  中國過去有不少比這些還精彩的「前世回憶」故事,譬如蘇東坡在被貶放到杭州後,直覺地認為自己前世曾住在此山明水秀之鄉,有一天去遊覽壽星院,一進大門就如睹故物,他告訴同伴,有九十二級石階通向懺堂,結果完全正確。又譬如蘇東坡的好友黃庭堅,左腋窩有狐臭,一日夢見一少女自言是他的「前身」,葬於某地,棺材壞了,左腋有一個大蟻窩,求黃庭堅替她遷葬。黃庭堅在照辦之後,狐臭居然就此消失了。

  前世之說跟靈魂信仰有很密切的關係,幾乎各民族都有之,但是在「轉世」的細節上則有很大的歧異,譬如《聊齋》裡的這三個故事,前世多做牛做馬,這顯然是佛家善惡果報、輪迴轉世思想的「外射」。在西方的基督教世界,「前世」則都是人身,因畜生配不上按上帝形象所造的人的靈魂。而澳洲土著的精靈則毫無形貌可言,只是大地精靈的一部分。所謂「靈魂轉世」,主要是一種文化現象。

  近一、二十年來,「前世回憶」之說又引起世人的興趣,泰半是因為一些專業人員利用深度催眠術所引發的離奇報告,其中最有名的當推美國前西奈山醫學中心的精神科主任魏斯醫師(B.Weiss),他所著的《前世今生》一書曾在臺灣引起瘋狂暢銷;其它還有維琴尼亞大學醫學院精神科的史蒂文生教授(I.Stevenson)、紐澤西蒙茅斯醫學中心的臨床心理學家溫巴赫(H.Wanbach)等,他們在將病人催眠後,病人居然能描述出他們前世甚至前幾世的生活,有的只是模糊的片段,有的則是栩栩如生、繪影繪形。當然,絕大多數都是沒有辦法證明其真偽。

  雖然「查無實據」,但卻「事出有因」,一個最可能的原因是來自病人的幻想及埋藏在腦海深處的記憶之重組。譬如,有一位仁兄回憶起前世是個孤獨的獵人,對獵人的日常起居做了很多精彩的描述,但事後證明這些描述乃是來自他以前看過的一部電影。另一個原因是病人對目前困境的曲解,譬如「恐水症」患者回憶起前世是溺死的,「懼高症」患者回憶起前世是從高處摔下來死掉的;這跟左腋窩有狐臭的黃庭堅夢見自己前世的屍身左邊有一個大蟻窩,可能來自同樣的心理機轉。

  但也有少數幾個相當玄妙的案例,譬如英國威爾斯的一位家庭主婦回憶起十二世紀時曾躲在約克郡聖瑪麗教堂的地窖避難,但根據歷史文獻,這座教堂並無地窖;一九七五年春,有關單位拆除這座教堂時,赫然發現祭壇下隱藏著一間地窖。為什麼這位平凡家庭主婦知道那個地窖?這跟蘇東坡為什麼知道通往懺堂的石階是九十二級一樣,到現在還是一個謎。但誠如史蒂文生教授所說,這些都無法做為「人有前生」的直接證據。

  催眠是一種暗示作用,美國肯特基大學的巴克(R.A.Baker)曾做了一個實驗,發現先聽過狂熱而刺激的、贊同前世說法錄音帶的大學生,有八五%在被催眠後回憶起前世;但先聽對前世說法充滿懷疑與批判之錄音帶的學生,在被催眠後回憶起前世的只剩下一○%;「暗示」在所謂「前世回憶」裡顯然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關於「轉世」,有一個有趣的算術問題,在人口爆炸的今天,「靈魂」顯然嚴重「缺貨」,附在很多肉體上的大概都不是人的靈魂,而是動物或魔鬼的靈魂,所以世界才會顯得如此紛亂吧?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