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117 〈宅妖〉與〈死僧〉:乙級鬼屋新探

瀏覽次數: 4

鬼之魅 8

  「乙級鬼屋」者,「鬼影幢幢之屋」也。《聊齋》卷十三〈宅妖〉與卷十四〈死僧〉屬之。〈宅妖〉言某公宅第於兵亂中淪為賊窟,屍血充門盈階,公亂平入城,扛屍滌血而居,「往往白晝見鬼,夜則床下燐飛,牆角鬼哭。」一日,某生寄宿公家,聞床底小聲連呼其名,已而大聲曰:「我死得苦。」公仗劍入,怒責眾鬼,但聞百聲嗤嗤,笑之以鼻。公於是設水陸道場,命釋道懺度之,其怪始絕。

  〈死僧〉則言某雲遊道士投止野寺,見僧房扃閉,夜既靜,聞啟門聲,「旋見一僧來,渾身血污,目中若不見道士。」道士亦對之視若無睹,後見「僧直入殿,登佛座,抱佛頭而笑,久之乃去。」及明,道士視僧房扃閉如故,怪之,入村與眾人赴寺,發扃驗之,見僧遭盜劫,被殺死在地;疑鬼笑有因,共驗佛首,則腦後有微痕,剖之,內藏三十餘金。

  〈宅妖〉與〈死僧〉中的鬼,陰森恐怖,和書生所遇到的美艷女鬼截然不同,反倒更接近一般人心目中的「鬼」。據柏札諾(E.Bozzano)對將近四百間鬧鬼鬼屋的調查,發現有五分之四在鬧鬼前曾經(或傳說)發生過悲劇性的死亡事件,其中有廿七間且在地下或壁間挖掘出屍體。《聊齋》二文中的「王公宅第」與「野寺」均符合此「鬼屋」的條件,在鬼屋中「陰魂不散」的鬼又可分為兩種:一是像〈死僧〉一般忽略生人的存在,我行我素;一是像王公宅第中的群鬼,有意騷擾生人。

  古今中外「最可信賴」的「乙級鬼屋」是英國「靈學研究會」(SPR)在一八九二年所報告的,位於柴登罕之狄斯帕鬼屋。在該學會百年慶祝專書《鬧鬼與幽靈》(一九八二)裡,特別提到這間鬼屋和一個「穿著黑衣、下臉部蒙著絲巾的高大女鬼」,在歷時七年中,先後有七個人目睹此一女鬼,而聽到她的腳步聲、開門聲的則超過二十人。這名女鬼通常是忽然出現,忽然消失,歷時僅數分鐘,在她「存在」的短暫時間內,我行我素,但從不打擾他人。有些到狄斯帕家作客的人,還以為她是另一個客人。

  一九四四年,一位知名的檢察官特別寫信給SPR,說他小時候到狄斯帕家玩時,經常看到這個女鬼。因為她從不打擾別人,最後狄斯帕家也就見怪不怪,把她當做「古怪而冷漠」的家人看待。

  錯覺、幻覺、妄想都無法解釋狄斯帕鬼屋中的女鬼,事實上,她的「造型」跟平常人完全一樣,只是會突然出現、突然消失,不與生人打交道,彷彿存在於「另一個時空」中。它這種特性跟「不明飛行物現象」非常類似,天文學家海涅克(J.A. Hynek)認為,「不明飛行物現象」可能是我們的真實世界與另一平行世界在「非歐幾里德層次」的短暫交會,它有點類似於「時光隧道」或「存在轉移」理論。筆者認為,它也可以用來解釋「乙級鬼屋」中所見到的「鬼」,亦即在「時空轉移」中,活著的人和過去生活於此屋中的「故人」在「非歐幾里德層次」做短暫的交會。

  分析心理學家榮格有個親戚向他說,他有一次出國旅行住旅館,夢見有一位婦人就在那個房間被謀殺。第二天才知道,就在他住進來的前一晚,果真有一個女人在那個房間被謀殺。榮格認為,這是因為房間裡留下來的某些幽微線索,刺激比意識心靈具有更敏銳知覺與聯想力的潛意識,而使他以夢的方式摹想可能的情景。孤僧被殺的野寺與屍血盈階的王公宅第,可能也留有某些刺激嗅覺與視覺的線索,它們讓當事者潛意識的心靈不安,而在恍惚狀態中,出現「心電感應式的幻覺」,或者進入「非歐幾里德的世界」。

  聰明的人往往以廉價購買這種「乙級鬼屋」。新婚時的佛洛伊德經濟拮据,就是在維也納買由燒毀的環形劇場(有三百人罹難)改建而盛傳鬧鬼的公寓,他沒看到「鬼」,反而在這裡發展出精神分析的偉大學說。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