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112 真假無鬼論:陶生與阮瞻的命運

瀏覽次數: 159

鬼之魅 3

  《聊齋》卷十〈小謝〉一文說,某部郎第多鬼魅,常惑人至死,遂成廢院。有新鰥陶生家貧,因生平無二色而為部郎器重,陶求部郎假廢第以棲身,部郎告以凶,陶生因作〈續無鬼論〉,獻部郎,且曰:「鬼何能為?」部郎笑諾之,陶生遂棲焉。夜挑燈讀,暗中鬼影幢幢,陶略不瞻顧。諸鬼或竊其書、批其頰、踹其腹,陶雖不堪其擾而無懼。後二妙齡女鬼現形,一曰秋容、一曰小謝,皆姝麗,或遮陶卷、掩陶目、擾陶眠,嬌柔作態,陶均不為所動。二女相顧動容,自此不甚虐弄之,竟爭為其析薪溲米,陶感其服役,亦教二女及小謝之鬼弟三郎學書,三鬼競讀,書聲朗朗,唯終不及於亂。

  後陶以詩詞譏切時事,獲罪於貴介,被誣入獄。秋容、小謝及三郎均悲惻,為其奔波於人鬼兩界,陶卒獲開釋,由是感激二女,曰「今夕願為卿死」而求共寢,女以「向受開導,頗知義理」執不可。後遇一道士賜符作法,二女先後借屍還魂,陶生遂一箭雙雕,得二如花美眷。

  陶生因認為天下無鬼,作〈續無鬼論〉,直入鬼魅之域,復以不怕鬼、不好色,得諸鬼以師事之,終賴諸鬼拔刀相助而解困厄,並締良緣。陶生的這番遭遇可能是他始料所未及的,這不由得使人想起初作〈無鬼論〉的阮瞻之命運。在魏晉誌異小說裡,力持無鬼論的阮瞻,一日家中閒坐,一陌生人通名拜訪,寒暄良久,談到鬼神之事,阮瞻又搬出他的「無鬼論」來,辯才無礙,客人辯不過他,作色曰:「你為什麼認為沒有鬼?我就是鬼!」說完變出鬼形,然後消失得無影無蹤,「百聞不如一見」,阮瞻竟因此而嚇得魂不附體,一年後就病死了。

  這個故事還沒完,筆者在清人筆記小說《譎談》裡,竟無意中發現阮瞻自己變成「鬼」後的下場。《譎談》有〈韓令公〉一文說,進士嚴某因病而魂遊冥中,遇前世莫逆某翁,翁延之入齋,嚴見案上紅箋墨印「阮瞻」二字,怪而問之,翁曰:「渠生平無大過,獲罪于天,致為鬼唬而死。冥中會議,言彼謂無鬼,即俾之永世作鬼,不許轉世,以故沉淪泉下,千數百年。」翁與阮時相往來。翁又曰:「此事世間不知,無識者流,猶往往拾其餘瀋,續論弗休,前車覆而後車仍蹈之。以致黑暗獄中,增此一重孽案,大可哀矣。」

  這個故事讀來令人驚心,對主張「無鬼」的人深具恫嚇作用。誰再主張「無鬼」,誰就像阮瞻一樣,不僅被鬼唬死,而且還沉淪黑獄,「永世作鬼,不許轉世。」但作〈續無鬼論〉的陶生,儘管「拾」阮瞻「餘瀋」,「續論弗休」,卻得到完全不同的待遇。連蒲松齡都不禁流露出艷羨之情:「絕世佳人,求一而難之,何遽得兩哉?道士何術之神也?苟有其術,醜鬼可交耳。」

  阮瞻的〈無鬼論〉,可能只是一種「心理自衛機轉」,雖然口中無鬼,但心裡卻有鬼,而且還怕得要命,否則不會被鬼嚇死,此稱為「反向作用」。在這種心理自衛機轉被瓦解後,雖被罰於地獄永世為鬼,據老翁所說:「相羊自在,千里曠達,轉以為佳,我窺其形,大約已成鬼仙矣。」這不僅是對「假無鬼論」者的一種「懲罰」,更是一種「嘲諷」。

  但陶生的〈續無鬼論〉卻是真正的「不怕鬼」,諸鬼作態騷擾均莫奈他何,最後不得不以「獎勵」代替「懲罰」,為其析薪溲米,捉背按股,爭相媚之,終至捨身相救,而使陶生發出「願為卿死」的真情之語,將〈續無鬼論〉束之高閣。

  在鬼故事裡,不管你是做「假無鬼論」或「真無鬼論」,到最後都會變成「有鬼論」者。但從阮瞻和陶生不同的際遇觀之,萬一你「碰到鬼」,看來還是必須堅持「無鬼論」到最後關頭,才能得到鬼的「籠絡」與「獎勵」。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