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001 撫劍獨行遊:我的人生書

瀏覽次數: 18

第一輯 心弦迴音 1

 我有次接受採訪,被問到「影響你最深遠的一本書」,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少年行》。」然後補充說:「那是我初中畢業時所看的一部武俠小說。」我不假思索,因為我以前在一篇文章裡就約略提過這件事。

 我初中畢業時,姊姊剛出嫁不久,姊夫因為工作的關係,住在當時的八卦山招待所內。我去探望他們時,就睡在姊夫以前的單身房內。就寢前,發現書架上有一部十本的武俠小說《少年行》(在我們那個年代,武俠小說被視為不良讀物,在校被查到是要記過的),我出於好奇翻閱,結果立刻入迷,而躺在床上的孤燈下。徹夜不眠將它看完。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武俠小說,也是第一次看書看到天亮。那真是一種相當奇妙的體驗,讓面黃肌瘦的我心中波濤洶湧,不能自已。當我頭重腳輕地從床上爬起來,站到紗窗下,曙色未明,窗外八卦山後山的群花如夢似幻,我恍若小說裡的年輕俠客,自不勝寒的黃山之巔醒來,欲至那楓紅的溪澗漱洗,然後去履踐一位被我誤殺的黃山派弟子的臨終遺言。

 初中時,我原是一個拘謹守禮的好學生,但在看了《少年行》後,我彷彿中了「情花之毒」,性格大變,而開始仿同《少年行》中的年輕俠客李子衿,變得不拘小節,認為「禮教非為我輩而設」,一心嚮往要做個武功高強、有情有義、有淚不輕彈的江湖高手。

 當然,我並沒有糊塗到想要到什麼地方去拜師學藝,而是以一種變通的方式譜出自己的「少年行」:高中一開學,台中一中就成了我混跡的江湖,學校功課則成了我勤練的武學。當我在功課上技壓群雄時,我站在操場上一笑收劍,向各班同學道聲「承讓!」心中有的是李子衿在南京城外擊敗點蒼派掌門而豎子成名的那種況味。

 還記得有一回,高一全年級在禮堂集會,各班班長輪流上台報告。當我上台時,對台下的老師、教官和所有同學一拱手,朗聲說:「在下是高一二班的掌門人王溢嘉!」全場立刻瘋狂鼓噪歡呼、口哨聲不絕。當時的我是多麼地豪氣干雲啊!

 在高中時代,因為《少年行》的啟蒙,我開始大量閱讀武俠小說(它其實是我當時看最多的書),特別是古龍、上官鼎的作品,我幾乎每本必看,但看來看去,總覺得似乎不像《少年行》那樣讓我感動、癡迷。

 在到台北讀大學後,無意中發現出版《少年行》的真善美出版社就在醫學院旁的林森南路上,後來更知道,作者陸魚(筆名,本名黃哲彥,一九三七年出生的台北人)畢業於台大物理系(我有一段時間誤以為他是我台大醫學系的同門師兄),《少年行》是他的處女作(也是唯二作品),一出版即造成轟動,被譽為以意識流手法開新派武俠之先河(古龍與上官鼎都受其影響,但很可惜陸魚後來赴美深造,留美任教,也不再寫小說)。因為我姊夫是出版社老闆的朋友,所以受贈一套;而我好像冥冥中自有天意,第一次接觸武俠小說,讀到的就是最好的一部。

 但在大學時代,我的閱讀逐漸轉向西洋小說和當代的各種知識學派,特別是後期,想要做個窮究生命奧秘的知識份子,少年時代的夢幻因而遂逐漸遠去、消逝,也很少再想起《少年行》及跟它相關的種種。直到邁入中年後的某天,我在回首前塵時,赫然發現自己所走過的人生路,竟然與《少年行》的主角李子矜相當類似:

 李子衿出身武林世家江西李家槍,但自幼流落江湖,不諳祖傳槍法,在成長過程中,他到處偷招學拳,然後自行揣摩,將四處學來的雜藝拼湊融會,冶於一爐,而有了一身讓人摸不清底緒,怪異而不錯的功夫。後來,在湘西的沅江上,他從一位漁夫處購得江中撈到的「元江派掌門人」銅符,而自稱元江派掌門人開始在江湖露臉,因武功怪異、很快就闖出名號……(但到第十集感覺就要大放異彩時,卻突然結束,沒有下文,猜想應該是作者已準備赴美)。

 我雖出身台大醫學系(在江湖上,它也算是名門大派吧),但對醫學卻不甚了了,而專學一些旁門左道,在畢業後,將自行摸索及從各門各派學來的雜藝融會貫通,開始在文化的江湖闖蕩,出版書籍、發行雜誌,自稱是野鵝出版社和心靈雜誌社社長,後來也因「武功怪異」,而闖出一些名號。但野鵝出版社和心靈雜誌社的作者就只有我一個人(員工則包括我和妻子二人),這跟小說裡的李子矜以「元江派掌門人」的名號闖蕩江湖,而元江派上上下下卻只有他一個人的情況,不是很類似嗎?

 但我想更重要的應該是心態上的:李子衿是一個沒有師父、沒有秘笈,自己走出一條路來的人,他在江湖上不拉幫結黨,千山萬水我獨行。而我不正也是時時以此自勵嗎?

 是我在青少年時代因閱讀《少年行》入迷,深深受其影響,認同於小說中的主角李子矜,而在下意識裡「內化」了他的不少觀念與行徑,雖然後來已很少在意識層面想到他,但在下意識或潛意識裡仍受其引導,而在往後的人生裡表現出類似的觀念與行徑嗎?

 或者這只是我個人一廂情願的曲解?即使我後來的人生道路出現一些特殊的軌跡,那也是來自我人格中本就具有的特質,《少年行》只是像個顯影劑或探照燈,讓我在回顧時看得更清楚而已?如果我當年沒有讀《少年行》,我往後的人生就會不一樣嗎?

 在連上帝都無法回答時,我只好自我回答:也許是每個原因、每個推論都可能成立。如果我心中沒有光明,我就不可能看到光明,而我看到的光明又會進一步加強我本有的光明。《少年行》對我的人生到底有什麼影響,影響又有多深,是誰也說不清楚的,重要的是我自己怎麼看、怎麼去理解?上面的文字就是我對影響我最深遠的一本書的看法與理解。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