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906 最後五分鐘 考驗人生的一個問題

瀏覽次數: 967

輯一 品嘗人生宴 6

  曾經有人一臉認真地問我:「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最後五分鐘,你會做什麼?」

  我一下子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只覺得果真死到臨頭,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可以做。在對方一再逼問下,我只好說:「大概是躺下來,胡思亂想或什麼也不想,安靜地等待死亡的來臨吧!」對方聽了似乎很失望。

  後來才知道,這個問題最動人的答案是:「把握時間,立刻打電話向某人做你一直想做但卻沒有做的最真誠的告白!」然後引出「那你為什麼不現在就去打呢?」的人生規勸,頗有醒世與勵志的意味。

  相較之下,我的答案不僅怪,而且蒼白無力,難怪對方會失望。

  更後來又知道,美國在一九五○年代就有個「最後兩分鐘」的電視節目,邀請名人上節目暢談如何利用生命的最後兩分鐘。很多應邀亮相的名人都談得驚天動地,口沫橫飛。但當製作單位邀請愛因斯坦來共襄盛舉時,愛因斯坦卻拒絕參加,他在給製作單位的回信裡說:「如何使用生命的最後兩分鐘,對我來說,似乎不怎麼重要。」

  確實是不怎麼重要。所以,看來我的答案也不會差到哪裡,更為愛因斯坦的直白回答拍手叫好。

  更更後來,在里爾克的《馬爾泰手記》裡讀到十九世紀的法國詩人阿威爾如何使用他生命最後一分鐘的故事:原來,阿威爾畢生追求詩句的精鍊優雅,憎惡語言的混淆;臨死前,他躺在病床上氣若游絲,護士以為他就要嚥氣,朝門外大喊:「快把走廊上的某某東西拿進來!」

  但護士把Korridor(走廊)唸成了Kollidor,阿威爾聽見了,將他的死亡稍稍延後一分鐘,鼓起最後的生命力,張開眼睛,很清晰地對護士說:「那個字的正確拼法應該是Korridor。」在即時糾正護士的錯誤後,他才又閉上眼睛,安然離開這個塵世。

  聽起來似乎也有點怪。但後來才慢慢理解,這其實在表示阿威爾生命的理念相當明確,而且可以說是幸福的。因為「憎惡語言混淆」的他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分鐘,依然在做反映其信念的事情,沒有任何改變或追悔,這就是最堅定的生命信念與最值得信賴的幸福。

  也因而想起《左傳》裡的一個故事:孔子的得意門生子路在衛國內亂時,挺身而出護衛他的主人孔悝,對抗蒯聵,但被蒯聵派人擊殺,戴在頭上的帽帶斷了,他在臨死之前,鼓其餘力,堅持把帽帶綁好,表示「君子就算死,也要把帽子戴端正!」

  我以前認為子路的這種「結纓而死」有點迂腐,想來是因為那時的我腦中充滿「儒家就是迂腐」的偏見的關係。現在倒是覺得,子路在臨死時依然堅持他對孔子教誨的不移信念,是一個真正的君子。

  如果一個人到了生命的最後五分鐘才想到要改弦更張,而盡去做些平常沒做、不想做、不敢做的事情,那豈不是在表明他在死前對自己既往的人生感到懊惱,產生了莫名的追悔,覺得自己「活錯了」或「白活了」?

  「安靜地躺下來,胡思亂想或什麼也不想。」我這個答案既不偉大,也不動人,但我卻越來越喜歡。對我來說,它一點也不奇怪,因為那就是我平日經常在做,喜歡做的事情。也許這談不上什麼生命信念,但卻是我偏愛的生命情調。我希望今後,甚至到死前,一有機會,都能夠坐或躺在安靜的地方,悠閒地想些事情。

  說生命只剩下最後兩分鐘、五分鐘、十分鐘,也許太過逼人,但如果只剩下一天,那我會想做什麼呢?宗教改革者馬丁.路德說:「即使明天是世界末日,今天我依然要種我的蘋果樹。」每個人都有他想種、要種的蘋果樹,何必因為末日的逼近,而忽然想要改種櫻桃樹呢?

  這個末日,即使不是今天的明天,但總會是將來某一天的明天。每天都照自己原先的想望,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去種自己想種的蘋果樹吧!又何必因為看不到收成而悲嘆呢?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在〈d0906 最後五分鐘 考驗人生的一個問題〉中有 6 則留言

  1. 「楊麗思」的個人頭像

    感謝你為我們朗讀不同生命的故事。

    1. 「王 溢嘉」的個人頭像
      王 溢嘉

      也謝謝你的捧場。

  2. 「Riverold」的個人頭像
    Riverold

    最後的一刻,什麼事都可以做,也什麼事都不用做。我只希望最後一刻像老師一樣,等待死亡的滋味吧!🎊

    1. 「王 溢嘉」的個人頭像
      王 溢嘉

      很好。也算是知音了。

  3. 「Daniel」的個人頭像
    Daniel

    只剩幾分鐘,我大概也只能躺下來等死吧. 頂多打電話告訴別人我在哪裏,我快死了…

    就算還有一天,應該也是一樣的反應. 我很想心安理得的當廢人啊!

    1. 「王 溢嘉」的個人頭像
      王 溢嘉

      也算有始有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