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346 他還不會死!

瀏覽次數: 252

部二 楓林散記 4

  一個重症病人半個月前因呼吸困難而實施「氣管切開手術」,在喉頭下開一個洞,接上氧氣筒,總算將他從死神的手中搶了回來,但此後他即停留在不死不活的生死邊緣上,好似只要一個翻身,又會重新落入死神的懷抱中。

  病人的妻子是臺北近郊的村婦。晚上打針時,當我的步履接近或影子覆在她席地而臥的身上時,她即迷神般地站起來,默默看我打完針,然後向我鞠個躬。她已因長期的睡眠不足而顯得與病人同樣的昏茫,一年來,在病人與死神僵持不下的狀態中,她和兩個當女工的女兒在沒有方向的黑暗中默默滾動,真相雖已經接近大白,但她們必須繼續無意義地滾動下去,唯有等到那最後且最大波濤之來襲,在顫慄中覆船後,她們才能靜止下來,沉入淚水的汪洋中。

  有一天晚上,病人的妻子驚惶地跑到醫務室來叫我。躺在床上的病人頭部不住扭動,臉色慢慢變青變黑。我立刻打開氣管切開處的套口,用吸引機吸出一大堆濃痰,然後加速給予氧氣。病人的妻子此時正忙著拉扯睡在草蓆上的女兒,說:「快起來,妳爸爸要去了!」

  於是母女兩人慌亂無措地從皮箱中拿出一套素色衣服,作勢要將病人換上。

  我揮揮手說:「妳們幹什麼,他還不會死!」

  母女兩人呆愣了一會兒,此時才發現病人的臉色已逐漸恢復正常。做母親的只好又將衣服放回皮箱裡去,做女兒的則不解地望著病人。良久,病人的眼睛睜開來,她生澀地問:「爸,你怎麼了?」

  「很痛苦。」

  當我調離這棟病房時,病人的情況依然如故,雖然我沒有看到終局的揭曉,但結果將是一樣的。

  有人說「好死不如歹活」,但當「歹活」變成折磨全家人的劫難,變成一首家族的悲歌時,「好活」既然永遠預期不到,「好死」也許就會成為大家心照不宣的共同願望,這與「上天有好生之德」無關,與對生命尊嚴的珍惜無關。在醫院裡,最令我感動的是當一個慢性病人臨死時,環繞床側的家屬均懷著肅穆的心情,把它當作一個不可改變的事實加以接受,魂兮歸去吧!親人,有一天我們會在你所來的地方和你相見,希望那時你是快樂的。

  千古艱難唯一死,很多人的確死得很艱難,但這種艱難不是有選擇性的艱難,而是一再因外在物質的力撐而使死變得非常艱難的艱難,在這種艱難中,有多少親人淚水往肚子裡吞,而到他真正死去時,卻連一滴淚水都流不出!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