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318 醫師亦是「人子」

瀏覽次數: 63

  老邱回到醫師宿舍後,往沙發上一坐,邊脫醫師制服,邊搖頭嘆氣:「現在的醫師實在越來越難當了!」

  躺在床上的林肇華,掀開蚊帳,露出一張睡眠不足的臉說:「怎麼了?昨天不是聽你說,有一位女病人誇獎你打針的技術很好嗎?」林肇華昨晚在外科急診處當班,來了將近二十個病人,一夜沒睡,早上他那張臉,在晨曦中,就跟癌症末期病人的臉差不多。

  「有一個心臟病病人死了,病人家屬寫了狀子,到法院告醫師。」老邱說。

  「不會是告你吧?」我問。

  「是告為病人急救的住院醫師。今天大家在醫務室看法院轉來的告訴狀,看了實在令人哭笑不得。」

  「裡面怎麼寫?」我和林肇華幾乎同時問。病人告醫師的事情,醫師總是最敏感的。

  「病人心跳停止,住院醫師為他做心臟按摩,當然是沒有救活。病人家屬的狀子上寫的是:『某醫師將雙手按在病人柔弱的胸前,活活把他壓死!』……」老邱嘆口氣說,彷彿要吐出他胸中的一股「悶氣」。

  「寫得太過分了,真是好心沒有好報。」一向樂天的林肇華,臉上也露出了沉重的神色。

  「病人家屬也許不明暸做心臟按摩是為了救病人的性命,所以才會這樣說。但看了這種狀詞,實在令人冷了半截,平素無冤無仇,怎麼會『活活把他壓死』呢?」老邱一直在搖頭。

  「這種事好像常常發生,那一天我也聽總住院醫師說,一個病人呼吸困難,他好心幫他插氣管內管,想幫助他呼吸,病人沒有救回來,結果家屬也告了他一狀,說是『某醫師不知憐恤,將一條鐵管硬生生插進病人的喉嚨,奪去了他寶貴的生命!』……。」

  雖然是中午,但陽光照不進來,空空洞洞的宿舍裡顯得很淒清。三個人一時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維裡,不再說話。

     「此亦人子也!」陶淵明這句吐自豁達胸懷的憫人話語,一直給我很深的感觸。看到不幸的病人時,我亦常想:此亦人父也,此亦人母也,此亦人夫也,此亦人妻也;這樣,病人不再是一堆症狀、數字、X光片的組合,雖然他已昏迷,已將不治,但他仍和所有健康的人一樣,有他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

  我不知道病人眼中的醫師是副什麼模樣?只會問你那裡不舒服?這裡摸摸,那裡打打,看X光片、打針、開藥、開刀?也許病人和家屬看到的醫師就是如此,他應該不顧任何艱難,不計任何毀譽和代價,來解除病人的痛苦。但醫師亦是「人子」,他亦有他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為何有少數家屬會前恭後倨,看自己的親人不幸不治後,就用種種惡毒的語句來攻訐醫師呢?醫師的心不是鐵打的,如此挫折、如此踐踏醫師的心靈,也許可以稍稍平息病家無處申訴的怨氣,但「伯仁」並非因我而死,救他的醫師有一天也同樣難逃一死,這不是誰的錯,誰都沒有錯。

  老邱的故事使我想起一位同學的父親,他在臺中附近的一個小鄉鎮開業,在那個小鎮有幾家醫院,但只有他這家醫院深夜會為病人開門,小鎮的人大家習以為常,深夜有病不去敲別家醫院的門,都去敲他的門,他也一一應診。有一次老醫師不幸自己生了重病(醫師也會生病,也許不少人一下子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半夜有一對夫婦來敲門,老醫師自己爬不起來,破例沒有開門,結果這對夫婦就在門外破口大罵了將近半個鐘頭,躺在樓上的老醫師聽在耳裡,痛在心裡,心想:「我三、四十年來深夜有求必應,只因這次自己病重,結果被人『罵街』,其他的醫師呢?他們為什麼不去找其他的醫師?為什麼不去罵其他的醫師?」

  老醫師病好後,痛定思痛,在醫院門口掛了一個診療時間的牌子,超過時間他就不看病了。老醫師雖然老了,經過了人生的多少風浪,但他依然是個「人子」,他的心靈在受到誤解和摧殘時,仍然會陣陣抽痛的。俗語說:「事未易察,理未易明」,不曉得內情的人也許會妄下斷語,說這位老醫師「貪圖個人享受,不顧病人死活」哩!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