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138 人生的代價

瀏覽次數: 3

  昨夜和兩位友人到白馬喝酒,交談之下才發現其中有一位女侍是大學畢業生,這是一件相當令人吃驚的事情,而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說她白天有著收入頗為優厚的工作,晚上來這裡純粹是No pay 的幫忙性質。我覺得我正面對著一位不尋常的中國女性,我以指輕敲桌面,彷彿在自言自語,喃喃地說:「妳為什麼要選擇這個地方呢?」

  她的兩眼一閃一閃地,臉上露出飄浮的笑意,快而清晰地說:「因為我對人生感到好奇。」

  「只有這樣?」

  「是的。」

  「impossible……」我將兩眼定在她的額頭,企圖發現她心中的隱密,但她馬上向我暗示這是徒勞無益的,她微笑地從煙袋內掏出香菸,我替她那點上火,然後她將一口又濃又直的煙霧噴向左方的暗處。

  「也許我還希望了解一下男人們的心。」

  「譬如說——」

  「對婚姻的看法。」

  畢竟她只是一個女孩子而已。等到她說出「我對男孩子感到徹底地絕望」時,雖然她仍然談笑自若,而且已經抽了五根煙,但大家都清楚她正剛從標準女性的溫室中懷疑地探出頭來,跨出無奈而缺乏自信的一小步。

  「小姐,容我冒昧問妳一句,妳曾遭受遺棄嗎?」

  「沒有。但我看得太多了。」

  「也許妳看過太多的人生的負面,但妳有那個能力和把握為自己建立起一個價值體系嗎?世俗的規範就像圈住我們的圍牆,當妳躍起,如果妳沒有超越它的能力,妳就會被它絆倒,斷手斷脚,落於萬劫不復。」

  「這是你們的慘痛經驗嗎?」她挑釁般地望著我們三個人。

  「人生就像下棋一樣是起手無回的,我對妳的不想回頭相當了解,而且深信不疑。一如赫塞所說的,妳的額頭有著肯恩的記號,我一坐下就看出來了,我祝妳成功,最少是不要後悔。」

  然後我們一一和她握手告別。擠在狹小而密封的電梯升降間之中,感覺到我們正在急速下墜。

一九七三年九月 原載大學新聞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