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126 智取小美人

瀏覽次數: 2

  十三郎方溫經,張baby和李play失失地跑進來。

  張baby開門見山的說:「我的女朋友快要吹了,剛才和李 play 商討大計,越談越頭痛。久仰十三郎兄足智多謀,鬼計多端,特來移樽就教。」

  這頂帽子太大了,十三郎謙虛地說:「若說『飲食』一事,十三郎也許還有一套。但一說到『男女』,則恐力有所不逮矣,十三郎乃嚴謹守禮之處男也!」

  李play乾笑幾聲。張baby有點失望但還沒有完全失望,十三郎只好繼續說:「十三郎自幼研讀兵法,但一直不能學以致用。如果閣下不嫌我紙上談兵,我倒有個原則性的建議,此原則無他,『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是也。」

  張baby有點滿意,但還不十分滿意。李play接口說:

  「十三郎的話倒使我想起小時候讀水滸傳,有一回什麼『吳用智取生辰綱』的, 張baby,我建議你用智取。」

  張baby皺皺眉頭:「此與愛情真義背道而馳,碍難從命。」

  李play滿臉不以為然:「到這時候你還在講什麼真義不真義,簡直冥頑不靈,我建議你乾脆說『妳是我的女王,我是你的小兵』一類愛感動天,肉麻當有趣的話算了。」

  張baby 的臉上居然不小心地露出一絲「幸福」的微笑。十三郎的興趣來了,十三郎說:「夫小兵也者,成群結隊之物也。門禁森嚴,要到何年何月才能一親女王芳澤?而且萬一當了小兵,女王却絕裙而去,到頭來落了個『張小兵』的綽號,也是諸多不便。此乃下智。」

  張baby在發呆。李play不耐煩的說::「剛才已經對他講了一大堆,他都聽不進去。張baby希望有馬上就能起死回生的錦囊妙計,但這根本是不可能。如果是女孩子對你失望,那你除了痛下決心,改過自新外,還有什麼路可走?總不能存著『以不變應萬變』的僥倖心理和人家歪纏下去呀!」

  十三郎面露嘉許之色,拍拍張baby的肩膀說:「這才是上智。」

一九七二年六月 原載大學新聞

〔後記〕

 此文登出後,收到一封「北市某緘」的信:

「十三兄:(周瑜人稱周郎,想諸葛亮之輩,見之不免稱一聲「周兄」,因之故名,幸勿見怪。)

 今夜,月黑風高。小女子無心「進德修業」,乃順手拾起一張《大新》,下意識翻到第三版的「人行道」,欣然瞥見閣下大作一篇(小女子所謂下意識,正如某兄於大新上所謂:一接到中央日報,就先翻中央副刊反面的「神州豪俠傳」。)一時興起,就提筆給閣下寫這封信,一則打發時辰,一則讓閣下知道

,閣下的大作並非無人欣賞也!閣下大作雖多嬉笑怒罵之辭,確也不違「微言要旨」之意也。

 小女子有家兄數人,有時旁聽家兄與友朋之「高談闊論」,深覺男孩子的胸襟廣闊,理想高遠,且擺龍門陣之際,令人噴飯之笑料良多,並非一般柔雅細膩之女孩所可比擬,因之常恨生為女兒身,享受不到如斯樂趣。如今家兄負笈適美,小女子連旁聽之機會都沒有了!哀哉!

 及至此學期來,常見閣下大作出現「人行道」,雖然閣下思想有時過偏,文章有時「尖酸刻薄」(對不起,在這點,小女子贊成那位「聖之怒者」之論調,請多包涵。)到底對小女子有頗大之吸引力。(閣下應知,小女子是連「神州豪俠傳」都不屑一顧的,這是很給閣下面子的!」因此,小女子也頗感謝閣下大作所給予小女子的快樂。

 小女子不知閣下姓什名誰,何科何級,屬何學院,小女子衷心希望如閣下並非本屆畢業生,請閣下下學期繼續投稿(因小女子聽說「大新」每年改選,總會有些人事的變動),閣下應以解花城蒼生其精神食糧困乏如小女子者之苦為己任。謹此勉之。小女子純粹以一讀者之身份寫這封信,也有那麼一點「讀者共鳴」的意思(但小女子絕非,也不敢斗膽媲美「孤影」先生的「讀者共鳴」。)現在,十一時正,已是一天該結束的時候了。就此擱筆。祝好

一個小讀者敬上 一九七二.六.六」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