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115 女舍門口群像

瀏覽次數: 1

  大部份的男孩子在他四年甚或七年的大學生涯裡,總有一天會走到女生宿舍的高牆下,在一個女孩子面前,考驗他的能耐和際遇。個人的際遇和能耐不盡相同,歸而納之,大略可分為三型:

  第一是流水落花型:當男孩懷著一顆惶恐多於喜悦的心來邀約時,對方的臉色却使男孩子覺得是在自討沒趣。「襄王有夢,神女無心」的場面相當尷尬,「沒有空」是一句適度而合宜的托辭,它意味著對方的多事與胡鬧。通常這種類型的第一回合很快就會結束,如果一而再,再而三都遭遇到同樣的命運,三振的結果就是被判出局。造化的安排往往使得男孩子必須承擔自作多情的痛苦,甜頭未得,苦果先嘗,一次的教訓讓他學得以後應該盡量避免輕易地去喜歡上一個女孩子。

  第二是撲朔迷離型:女孩子的矜持與刁難,使得男孩子的邀請變成另一段話題的開場白,或是話題與話題之間的逗點。對方的拒絕並不代表完全的絕望,因此男孩子本著「烈女怕纏郎」的明訓,在女生宿舍門口和對方做一種語言的遊戲。他們的談話通常都是長久而無關痛癢的,因為他們還在彼此試探,看誰最後宣告不支,被對方擄獲或棄權出場。這種故事的結局很難逆料,一次的失策往往就可造成無可挽回的錯誤。

  第三是得心應手型:戰爭已告一段落,雙方終於得到某種協同和默認,幸運的男孩子在女生宿舍門口的短暫停留裡,也許會看到前面兩種類型的遭遇,撫今追昔,他發覺他在女生宿舍門口的自信已多於喜悅,他本想檢討一下得失,但時間已不容許他想下去,女孩子已經打扮得花枝招展站在他的身旁。於是他覺得夜色很美,剛才的分析無異謀殺。

  當然在女生宿舍門口多如過江之鯽的「夜裡訪問者」中,亦不乏不涉及男女感情的「同學型」、「爸爸型」、「弟弟型」的角色,因與主題無關,筆者也就不予討論。

(一九七一年十月 原載台大大學新聞「人行道上」專欄)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