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113 郊遊心理學

瀏覽次數: 1

 在大學的盛筵中,郊遊是一道庸俗的美味。淺嚐即止,也許會覺得餘味無窮,但如果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下去,卻足以令人倒盡胃口。

 幾乎可以說所有的郊遊都是一個模式的翻版。星期假日,男女一大票,有的是慕名已久,有的根本就素昧平生,在所謂頗具領導能力的同學領導下,往山裡鑽,向海邊跑。到了目的地,大家排排坐,吃果果,果足飯飽之餘,有人提議團體遊戲,通常沒有人反對,於是遊戲開始,貓叫狗跳,「握手無罰,目眙不禁」,達到了淳于髡所夢想的境界。於是大家覺得很滿意。

 郊遊本無可厚非,但如過分盛行,卻是一種畸形的現象。一個人究竟懷著什麼心理去參加諸如此類的郊遊呢?有多少人純粹是為了遊郊而郊遊呢?如果我們稍加注意,我們就會發現裡面另有文章。

 郊遊而有團體遊戲,似乎已成必備的條件。心理學告訴我們,當一個人欲求不滿時,往往會經由「退回作用」,回到以前的狀態,從過去孩重的經驗裡得到滿足。在男女社交尚未完全自由化的現階段裡,我們只好回到過去,利用「老鷹捉小雞」一類的遊戲,得到某種形式上的滿足。

 貓叫狗跳對一個二十多歲的讀書人來說,雖然已有點不雅,但它的代價——「握手無罰,目眙不禁」卻是相當誘人的。郊遊為他們掩飾了而且美化了這場交易難堪的一面,郊遊和舞會的分野即在此。

 本來郊遊也可算是認識異性的一種手段,但是在上述奇妙心理的作祟下,產生錯覺,把手段看成了目的,「手段目的化」的結果是,郊遊時玩得快快樂樂,第二天卻已形同陌路。大家心裡有數,下次郊遊的陣容將會推陳出新。

 學期剛剛開始,正是郊遊的好時機,樂此不疲和倒盡胃口的人大概都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吧!

(一九七一年九月 原載台大大學新聞「人行道上」專欄)

〔後記〕

 一本文曾收入《台大人的十字架》一書中。

 二此篇文章登出後,在三個月之內我謝絕一切郊遊的邀請,年底與法學院的一群女孩子到陽明山時,即出師不利,當場被識破手腳。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