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217 夜遊赤崁樓

瀏覽次數: 19

 有些地方,夏天去或冬天來、白天來或夜晚去,往往能給人不同的感受。台南的赤崁樓,給我的就是這種印象。

 從初中時代的南部旅遊算起,陸續來過赤崁樓幾次,但都是大白天,夾雜在熙來攘往的觀光客中,很是熱鬧,但也是走馬看花,特別是對所看到的建築、文物缺乏背景知識,流於浮面,往往就成了過眼雲煙。

 那一天到台南,住的旅館就在赤崁樓附近,晚餐後就信步來到了赤崁樓。發現它不僅在夜間開放,而且還有出特殊的燈光效果,那些樓閣亭台、老樹鮮花在黑暗中呈現出異樣的光彩,讓人感受到白天所無的歷史深度。再加上夜裡的遊客不多,更可不受打擾地好好欣賞。

 赤崁樓可說歷盡滄桑。它的所在地原為1653年荷蘭人所建的普羅民遮城,俗稱赤崁樓,是當時荷蘭人在台的行政與商業中心。1661年鄭成功攻下普羅民遮城後,在此設承天府衙門;鄭經時期,赤崁樓成了火藥庫。

 到了清代的1721年,朱一貴起義,赤嵌樓的鐵鑄門額被拆去鎔鑄武器,後來日漸淪為廢墟,而在1862年的大地震中幾乎已全部倒塌。現在看到的赤崁樓、海神廟、文昌閣、還有蓬壺書院等,主要都是1886年沈受謙擔任臺灣知縣時期所建。

 赤崁樓下方由九隻石龜(贔屭)背負的乾隆御碑,因燈光的映照而顯得格外白亮。那是1788年(乾隆53年)為歌頌平定林爽文之役所作的記功碑,有滿文、也有漢文。如果對林爽文、還有乾隆多了一點認識,這樣的記功碑看在眼裡,恐怕會讓人五味雜陳吧?

 步上赤崁樓的樓梯,看了說明才曉得掛著「赤嵌樓」牌匾的二樓,原是海神廟的正廳。海神廟據說是沈葆楨來台辦理防務,興建億載金城及二鯤鯓砲台時,認為得到海神的庇護而倡議興建的。

 來到很多地方都有的文昌閣,除了看到站在神龕裡發光的魁星外,還看到了蓬壺書院某童生的試卷。而如今只剩下門屋的蓬壺書院,在暗夜的微光下,就像遲暮的美人,給人一種時光一去永不回的寂寥感。

 更令人感到淒涼的也許是當年普羅民遮城留下來的遺構,想像當年是何等金碧輝煌,如今卻只剩下斷垣殘壁。但最少還有跡可循,那些曾經在其中高談闊論、載歌載舞的人們早就灰飛煙滅,就更讓人興起「今夕何夕」之嘆了。

 回到開闊的庭園,看到「鄭成功議和圖」,燈光打在立於高台上、榕樹邊的鄭成功身上,感覺鄭成功有點蒼白,但他身後的榕樹即使在夜裡,依然是青翠的。也許鄭成功的確曾站在那棵榕樹下,至今榕樹依然青翠,但鄭成功卻已不知去向。

 夜遊赤嵌樓,讓我跟白天有了截然不同的感受。

(照片攝於2014 / 7 / 31)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 , ,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