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207 大雨中,來到了台江國家公園

瀏覽次數: 12

 到台南的隔天早上,在轟轟的大雨聲中醒來,我在旅館的床上翻個身,心想今天預計的行程恐怕要泡湯了。

 一年多來,也從台中來過雲嘉南幾次,但都是當天來回,後來覺得這樣有點累也不太划算,所以這次決定改變方式,準備一早從台中南下,到嘉義、鹽水走走,晚上在台南過夜;第二天再到荷蘭塚、鹿耳門、北頭洋看看,然後回台中。妻子在五天前就預訂了旅館,想不到天公不作美,居然下起了大雨,但也只能徒呼奈何。

 在旅館用完早餐,等到九點,大雨依然下個不停,決定改變行程,到以室內參觀為主的地方去,於是收拾行李上車,前往台江國家公園遊客中心——這裡也是早晚要去的地方,只是在順序上將它往前挪而已,其實也沒有什麼損失。

 在大雨中沿著民權路前行,居然沒看到幾輛車,商家的店鋪也大都還關著,在這樣惡劣的天候中,誰會想出門呢?「這也是難得的經驗啊!」坐在身旁的妻子說。「是啊!別有情調。」我想起多年前到浙江旅遊時,遇到颱風,但一行人也只能照既定行程走,中途遇到大樹被狂風吹倒在公路上,我們的司機還拿著鋸子下車鋸樹開路,那也真是千載難逢的經驗,如今還覺得回味無窮哪!

 好不容易來到遊客中心,大雨依然傾盆,沒半個車影。我們撐傘下車,小心翼翼地走到橋邊,看到前方水面上有一群高腳屋式的白色建築,特殊而又美觀。心想若是在大晴天,一定會更加迷人;只是現在,我們的鞋子和褲子都被打溼了,雖然有點遺憾,但也是別有一番滋味。

 將傘放在傘架,走進遊客中心大門,櫃台後的幾位服務人員露出終於等到有遊客上門般的驚喜,熱情歡迎我們。我們先左右瞧瞧,然後問說:「可以幫我們做個導覽嗎?」一名頭髮已泛白的男子(應該是中心裡最資深的導覽員)立刻起身,高興地引導我們入場。

 導覽員先和我們寒暄數句,知道我們從台中來,而且是第一次來(其實以前也來過四草,不過對台江國家公園可說完全沒概念),雖然不巧遇到下雨天,但他也安慰我們,因為沒有其他遊客,他正可以從容地讓我們先好好認識台江,等天氣晴朗時再來實地走一遭,這樣就能有更深刻的體驗。

 經他介紹,我們才知道臺灣西南沿海從嘉義到高雄一帶,原是個大海灣,因曾文溪長年挾帶的泥沙淤積,逐漸形成三角洲,並將古海灣的北部一分為二:台江內海(南)與倒風內海(北)。所謂「內海」,其實就是由海上沙洲與本島陸地之間所圍成的潟湖。

 現在的台江內海包含七股潟湖、四草湖、鯤鯓湖(很多沙洲狀似鯤鯨等大魚露出海面的身體,故名鯤鯓)三大潟湖,而二○○九年成立的台江國家公園除了潟湖,更包括兩處國際級濕地(曾文溪口濕地及四草濕地)與兩處國家級濕地(七股鹽田濕地及鹽水溪口濕地),並規劃有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及曾文溪口北岸黑面琵鷺野生動物保護區,範圍相當大,總共約四萬多公頃。

 導覽員指著展館內四幅台江內海從十七世紀到二十世紀的地形變化圖,依序作說明,讓我們充分體會什麼叫做「滄海桑田」。然後他話鋒一轉,說在這個地區不只可看到自然景觀變化的痕跡,同時也處處可見從原住民、荷蘭人、鄭成功、施琅、清朝、日本人、國府等不同族群生活與政權統治所遺留下來的痕跡,因為當時這裡正是進出台灣的主要門戶。

 他還說了鄭成功打荷蘭人與施琅打鄭克塽時的軼事,增廣我們不少見聞。 

 接下來,我們來到濕地展示區,看到生活於不同溼地上各種栩栩如生的動植物標本,有些是認識的,譬如黑面琵鷺、魚鷹、招潮蟹、彈塗魚、水筆仔、海茄冬等,但更多則是不認識的。導覽員如數家珍而又風趣地向我們介紹好幾種鳥類特殊的攝食與繁殖方式,當時聽得津津有味,可惜現在卻說不出那些鳥類的名字,無法在此現學現賣。

 記得二十幾年前,我們曾從南投水里的農舍帶著兒女專程到七股來,在有遮掩的棚子裡近距離欣賞黑面琵鷺,看著牠們成群在濕地裡飛翔、攝食,當時覺得很新奇也很滿足。現在看到的雖然只是模型,而且只有一隻,但卻是與其他不同鳥類及生物在濕地裡共存共榮的景象,給我們的已是不同的感受。

 導覽完畢,剛好接近十點半,導覽員請我們到放映室去觀賞介紹台江濕地生態的影片。雖然外面下著大雨,也只有我們兩個聽眾,但他的解說依然充滿了熱情,我們由衷向他表示感謝,他也連聲說不客氣。看他轉身離去的形影,我覺得他顯然是以他的工作為榮,而且是對台江國家公園懷有深情,並以能和我們分享他在這方面的知識為樂。

 我也因而想起我們的兒子谷神,熱愛大自然的他在大二暑假到墾丁國家公園去當解說員。在快要結束時,我還帶著父母和妻女到墾丁去探望,雖然沒親眼目睹他為遊客導覽的場面,但看他曬得全身如銅、笑逐顏開的模樣,感覺他應該很快樂、很自豪,為他能和萍水相逢的遊客分享他所珍愛的知識與東西而滿心歡喜著。今天和這位中年導覽員在台江萍水相逢,觸景生情,也讓我多了一份感恩心。

 我們現在每到一個國家公園的遊客中心,一定會去觀賞中心為遊客提供的影片,因為覺得那些影片不僅都拍得很好,而且從相當的高度拍攝,讓我們對整個景區有更寬廣的認識。

 今天在台江國家公園的電影放映室,觀賞長達二十八分鐘的「進與退的生命樂章——台江濕地生態影片」,給我們同樣美好的感受,所不同的是從頭到尾就只有我們兩個觀眾。

 也許因為沒有其他人打擾,讓我們得以更加融入,感覺在這片自然大地上俯仰進退生息的不只是那些動植物、農漁民,還包括古往今來在這裡出沒的原住民、荷蘭人、鄭成功、施琅、清朝人、日本人、本省人、外省人、外勞外傭……還有我們兩人,大家都已渾然成為一個命運共同體,或宇宙中的一小團微塵眾,又何必有太多的差別觀,非爭得你死我活不可?

 看完影片,在椅子上稍坐片刻,想起《金剛經》所言:「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衷心希望所有依然在這片自然大地上俯仰進退生息的眾生,都能放下各種妄想執念,共譜祥和的生命樂章。

 走出遊客中心,雨勢稍微小一點,一群從遊覽車下來的男女老少,正撐著傘朝我們這邊走來。祝福他們能有美好的一天。

(照片攝於2023/8/10)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 ,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