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107 因奮起湖而來的意外驚喜

瀏覽次數: 23

 去年四月在台中的某一晚,我問妻子:「明天有想去哪裡嗎?」到台中就像來度假,每天都會出去走走。妻子想一想,說:「去奮起湖會不會太遠?」直覺好像有點遠,上網查了一下,從家裡出發,二小時十二分可到。我說:「還好啦!為什麼想去奮起湖?」妻子興奮地說:「你忘啦!上次在大賣場買的奮起福米餅,很好吃哪,本店就在奮起湖老街。」

 由妻子決定要去哪裡的次數並不多,而且要跑一百二十公里去買一種餅更屬奇談,當然這只是個藉口,因為奮起湖沒去過,感覺好像還不錯,就這樣給了我們一個目標和前往的理由。

 第二天一早,我們六點多就出發,走七四號快速路接國三,到古坑服務區剛好八點,在那裡吃早餐、喝杯咖啡再上路,也是新奇的體驗。然後從中埔交流道下來,轉往阿里山公路。

 沿路景觀還不錯,然後就一路上坡,來到一個視野遼闊的平台,停車休息,發現這裡有個奇怪的名字——隙頂,想來應該是在一個小峽谷的高處。高處的景觀的確不錯,藍天、白雲、青山、茶園盡收眼底,讓我們浮生額外、也是意外的驚喜。

 十點左右來到奮起湖,先到火車站月台參觀時,剛好有一列火車進站,一大堆旅客全部下車,很多還拖著行李,原來是前方在修路,要到阿里山的旅客須在這裡改搭公路局車子;但有些應該也是就想在這裡過夜的。在這樣的車站,看到這樣的情景,感覺有一點像是來到異國的情調。

 火車站位於老街的最高處,一路往下的台階,兩邊是櫛比鱗次的商家,有點像九份。雖然不是假日,遊客依然很多,一家賣阿里山特產、生鮮特辣山葵的商家引起我的興趣,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山葵這種植物,但要自己磨製哇沙米(わさび)太麻煩了,所以就買一罐現成的。

 走下奮起湖老街,沿著路標來到星空小木屋。《星空》原是幾米的繪本,後來改拍成電影,女主角小美兒時與爺爺住在夜裡能看到滿天星斗的山中小木屋,本來是搭建在阿里山森林遊樂區內,二○一一年遷移到奮起湖,成了一個別致的景點。走進小木屋,那些門窗、桌椅、家具、床鋪、壁畫……喚醒我們只會在夢幻中出現的童話般的美好人生。

 我坐在爺爺從事雕刻工作的桌前,摸摸敲敲,體驗在這裡生活的可能滋味,就那麼一下下,總是(或才能)讓人覺得特別美好。

 然後,到百年肖楠林的步道繞一圈,在充滿芬多精的林木間大口深呼吸,也是一個很久沒有過的爽快體驗。沿路看到很多遊客在大排長龍等著買草仔粿、甜甜圈,我們決定往人少的地方走,終於來到更下方的「奮起湖老老街」。

 奮起湖原名糞箕(畚箕)湖,但並沒有湖,而是台語習慣將凹地稱為「湖」,這裡原是三面環山的凹地,形如畚箕,因以為名。早年的人們就住在凹地,後來通了鐵路,才又在通往車站的路上形成台階式的街道,那裡被稱為「老街」,這裡也就成了「老老街」。

 感謝賣草仔粿、甜甜圈的商家吸走了一大票遊客在他們那裡排隊,讓「老老街」只有我們兩人和其他一組遊客,但也許是因為平日就較少遊客到這裡,很多商家的門都關著。

 時光不僅靜止,似乎還在倒轉,「反(共)抗(俄) 增產(報)國」、「貴哥唱片行」、「大姑媽雜貨店」、「王哥柳哥」等熟悉的文字、圖像與店面,讓我們彷如老老街裡的小小孩,回到過去的歲月裡。

 在老老街自在地逛了一下,又沿著穿過杉樹林的木棧道,繞行到老街的另一頭。然後在一家吃客滿桌的便當店點了雞腿和排骨兩種便當。奮起湖便當也是有名的,因為森林鐵路通車後,旅客和工人來到這裡,剛好是吃午飯的時間,鐵路便當遂應運而生。但跟北部的福隆便當一樣,奮起湖也有好幾家便當店,我們是隨遇而吃之,感覺還不錯。飯後再喝一杯高山愛玉,更顯圓滿。

 最後,終於決定去買來奮起湖老街最初的誘因——奮起湖米餅。好不容易找到奮起福餅創始店,卻說讓妻子念念不忘的那種餅已經停產,心有不甘的妻子只好買下現在生產的各種餅。

 我們在兩點左右離開奮起湖,沿著阿里山公路下山。來時發現觸口附近有一間大廟,下山時就特別停車去看個究竟,結果是一間奉祀濟公的龍隱寺,搭遊覽車來的遊客很多,我們在寺內寺外繞了一下,看到一些蠻活潑的濟公雕塑。

 寺前還有一條地久吊橋,而後面的山上另有一條天長吊橋,據說情侶或夫妻攜手走過兩條吊橋,就能讓愛情天長地久。我和妻子高高興興地走過就在眼前的地久吊橋,至於遠在天邊的天長吊橋,那就算了吧!

 離開龍隱寺不久,又在路邊看到一個「旺萊山愛情大草原」的招牌,原本開過了頭,妻子想起女兒返台回美國時,都會買旺萊山的鳳梨酥當伴手禮,看看時間也還早,就進去參觀一下吧,回去還可向女兒露一手,於是我們又調頭。

 「旺萊山愛情大草原」原名「觸口牛埔仔草原」,自然貼切,可惜毫無創意,改了名字後果然招蜂引蝶,成了阿里山公路上的一個熱門景點。但不管有沒有愛情,這裡的大草原的確相當吸引人,倘佯期間,讓我想起「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的詩句,心情也跟著青春起來。

 然後,我們走進旺萊山門市販賣部,妙齡服務小姐熱情招呼請坐,奉上一杯鳳梨醋、一杯鳳梨酒,外加一大塊鳳梨酥。在悠閒品嘗後,竟不知不覺就加入了會員,買了一瓶鳳梨醋、一瓶鳳梨酒和一盒鳳梨酥。走出販賣部,回望那豎立在門前的精美店招,總算醒悟用愛與情來做生意,才會讓人愉快地付錢。

 關於旅行,我有一個習慣:要去一個地方之前,會先上網了解各種資訊,曉得到了之後應該要去看什麼、吃什麼、問什麼,這樣才能有較大的收穫,但卻不見得會較愉快。為了讓自己輕鬆一點,我還另有一個習慣:就是在要去某個地方的行前,只先了解如何去的路線及所需時間,其他都懶得先看。

 這次的奮起湖之旅就是用這種方式,結果雖然沒有買到預期的奮起福米餅,反而買了一堆原先根本沒想到的東西;不僅在奮起湖有很多初逢乍見的新奇感(而不是「果然」和昨天在網路上看到的一模一樣),沿途還發現兩三個意外的好所在,帶給我們額外的歡樂。

 「有備而來」與「無備前往」完全相反,但我都將它們稱為「習慣」,因為它們都是我在人間行腳時經常會用到的兩種方式,至於何時何地會採用何種方式,主要看我當時的心情和興致,不拘泥、無掛意。唯一確定的是,兩種習慣帶給我們兩種不同的快樂。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 ,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