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313 在和平島地質公園的觀想

瀏覽次數: 64

 年輕時代曾帶家人來過基隆的和平島公園,只記得海岸邊有很多類似野柳的蕈狀石海蝕地形,特別是像鋪在大海上的一塊塊方形排列的豆腐岩。

 這次和妻子重來,和平島公園已改為和平島地質公園,似乎在特別強調它的地質特徵。購票入場,轉個彎,不禁為眼前所見大海侵蝕陸地所形成的交錯之美發出讚嘆,奇怪的是,這種宏觀的地質之美,以前應該也看過,竟然從我的記憶裡消失得無影無蹤。

 但這次來,讓我更感興趣的是發生在這個小島上的歷史。海邊的遊客中心搭了些鷹架似在整修,從外面的巨型帆布和裡面的結構可以看出,那是在重現西班牙人在這個島上所建的聖薩爾瓦多城。

 在大航海時代的1626年,西班牙人來到了基隆,從事貿易和傳教,並在和平島上興建聖薩爾瓦多城、三座堡壘與諸聖修道院(實際位置應在現今的台灣國際造船公司基隆廠的廠區內,正進行考古挖掘中)。

 離開遊客中心,繞行野百合盛開的草地,在前往島中島途中,路邊有一排介紹和平島400來歷史的帆布看板。1642年荷蘭人在此擊退西班牙人,將聖薩爾瓦多城改為北荷蘭城,1662年鄭成功軍隊在台南擊敗荷蘭人,但荷蘭人直到1668年才全部退出台灣北部。

取自和平島地質公園官方網站

 在有豆腐岩隔開的對岸峭壁中,有一個「蕃字洞」,裡面的岩壁上有荷蘭人離開時,在岩壁上所留的文字,但壁上文字已因風化剝落,現在遊客也已不能前往,我們只有從歷史照片裡摹想箇中情景。

 岸邊原有一座「琉球漁民慰靈碑」,現在也不知去向,只留下一個解說牌,看了才知道,在1905年前後,有琉球漁民移居和平島,形成多達560人的聚落,他們在此捕魚為生,並教導當地居民捕魚的技術。二戰結束,這個聚落消失了,後來當地居民將在和平島挖掘出來的琉球人、西班牙人、荷蘭人、原住平埔族的遺骸,合葬在萬善公廟內祭祀。

 琉球人為了感謝基隆人對其先祖的善意,特別在2011年雕塑一座琉球漁民手執鏢槍鏢旗魚的塑像放在這裡做為紀念。但因風吹日曬雨打,紀念雕像的大腿斷裂,暫時用紅布條包裹「傷口」,隨後也已請日方的原創者收回重做,聽說今年內就可送來和平島,再現英姿。

 然後,我們沿著上坡石階,來到突出於高處的等嶼亭。亭子的名字很有趣,到底是要在這裡等雨停了,陽光露臉,欣賞燦麗的海景呢?還是要在亭中等下雨,然後感受另一種煙雨濛濛的氛圍?那就要看你喜歡什麼樣的解讀了。

 但今天卻是難得的陽光普照。我站在等嶼亭外,看著海中的基隆嶼,還有一路走來被命名為海豹、海兔、彈塗魚、獅頭、金剛等的奇岩怪石,人總是希望將他所看到的東西賦予某種意義。和平島地質公園也因為各色人等在歷史裡於此間的互動,而在我心中產生了特別的意義。

 (文:2024 / 5 / 30  照片:2024 / 5 / 15)

分享: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