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232 追憶家人的北濱之旅

瀏覽次數: 649

 2021年7月20日,難得的好天氣,兒女又都回到身邊,決定由我當嚮導,兒子開車,到北部濱海公路散散心。

 早上9:10從家裡出發,上國三,轉62號快速路,過了瑞濱隧道,迎面就看到晴空下一片湛藍的大海,心情也跟著舒暢開朗起來。在濱海公路上,我們談起多年前從宜蘭走濱海公路回來,因為遇到大塞車,而先到鼻頭角一家海鮮餐廳吃龍蝦大餐的往事。兒子谷神興奮地說:「還喝了龍蝦血哪!」那真是美好的回憶。

 但今天我們不去鼻頭角,到了陰陽海後,轉而上行,經過禮樂煉銅廠遺址,來到因地底坑洞裡的黃鐵礦流出而形成的黃金瀑布前,下車觀賞並留個影。

 然後再轉往祈堂路的國際終戰和平紀念園區,也就是二戰後期日本在這裡設立的戰俘營,這是我們不久前才知道的地方,覺得有深意,所以特地帶兒女來看看,順便做個解說。

 在為當年在此受難的戰俘默哀後,我們更往上走,來到勸濟堂停車場邊的本山六坑斜坡索道遺址,那是當年在此付出青春歲月的退休礦工,不忍此地被遺忘,而費心整修的。但也許因為疫情,索道兩邊已長滿了雜草,女兒和兒子在附近探索、拍照,希望他們能感受跟他們有著不一樣人生者的辛勞。

 然後再往上走,但不是去九份,而是右轉瑞雙公路,朝雙溪的方向走。兒女還小時,也曾帶他們一起走在這條路上,記得當時路邊有不少骨灰罈,那是以前來此的掏金客在橫死他鄉後的淒涼歸宿,但這些骨灰罈都不見了(可能被安置在他處)。

 我們在景觀很好的第一觀景台下車,遙望下方的基隆嶼,還有更遠方的翡翠灣,年輕時在那裡買了一間海景小別墅,兒女還小時,經常帶他們去那裡戲水、釣魚、捉螃蟹,玩得不亦樂乎。

 接著來到第二觀景台(不厭亭),站在亭邊觀賞汽車廣告裡出現的那條有點彎曲的下坡公路。在兒女四處逛逛時,我悄悄為他們拍了照。

 隨後經過牡丹、貢寮,到福隆火車站買福隆便當。想不到火車站外邊人滿為患,我們只好在買了便當後,改到福隆海水浴場停車場的樹蔭下吃便當。邊吃便當邊對兒女說:「你們還記得小時候曾帶你們來這裡,在海灘上看到很多美麗的沙雕嗎?」

 兒女一臉茫然,似乎全無印象。我想也難怪,那次是帶著父母和大妹一起來,他們都還小得可以讓妻子和母親抱著。他們不記得沒關係,只要我永遠記得就好。

 吃完便當,換我開車,沿著濱海公路往回走,經龍洞、鼻頭角,到潮境公園才下車歇腳。先向很新潮的土地公廟(福舊宮)行個禮,再帶兒女到更裡邊的景觀區,結果海邊的女巫掃把只剩下六支,遊客也不多,顯得有點孤單。不過第一次來此的兒女還是覺得很新鮮,下車在附近倘佯了一段時間。

 隨後,兒子主動說想到正濱漁港的彩虹屋看看,於是又開車來到正濱漁港,在路邊停車,交代他們不必急,慢慢拍,前面的阿根納造船廠遺址也可順便看看,然後就讓兒女自行下車去拍照。我和妻子坐在車上休息。

 等他們拍得滿意後上車,我再由國一轉國三,午後三點多回到家裡。

 這一趟家人的小旅行,可以說把我們在好幾年間分好幾趟所看到的風景,濃縮在六個多小時內,讓兒女一次觀賞完畢。不知他們是否滿意,但這也可以說是另一種形式的人生嚮導、經驗的分享與傳承吧?

 如今,我找出當日出遊留下來的照片,每一剎那都已被停格,化為永恆。看著這些剎那裡的永恆,永恆裡的剎那,我知道無憂的歡樂裡隱含了未知的哀傷;但這些日子來,我也學會和了解,在已然的哀傷裡其實也存在著永恆的歡樂,等待我去發現和珍惜。

 今天,是兒子谷神離開整整兩年的日子。

 (文:2024 / 5 / 4  照片:2021 / 7 / 20)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 ,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