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122 在有夜鷺與烏龜的清晨

瀏覽次數: 2

一大早就陽光普照。溫暖使得原本躲在暗處的夜鷺,紛紛站上枝頭,靜靜地曬著太陽。

我一直覺得夜鷺是鳥中的哲學家,總是孤獨而安靜地站在一個角落,完全無視於周遭的一切,默默沉思著。

但一大群哲學家站在一起曬太陽,而且還有一隻忍不住搔起癢來,似乎破壞了我的想像。

不過連人類的哲學家都感嘆,無法同時處理哲學與飢寒交迫的問題,更何況是鳥類哲學家?

池邊,有一隻單腳站立的白鷺鷥正仰頭望著雕刻得栩栩如生的大雁。牠們是在交談嗎?也許吧!

希臘哲學家Diogenes不是也向雕像乞討,中國的生公不是也對石頭說法嗎?又何必拘泥於有情與無情世界的分野?

然後,看到另一隻白鷺鷥在池中一塊浮石上,專注而忙碌地覓食。

再過去,則是三隻烏龜在浮石上排成一排,伸長脖子,抬頭仰望。可能是在祈禱,但也可能是在考慮等一下要不要吃早餐?

一早和妻子到臺大醫院抽完血、吃完早餐,買了兩杯咖啡,來到二二八和平公園,悠閒地坐在石椅上,就成了以上所說那一幕幕的旁觀者。

以前,二二八和平公園只是我們到城中的過境之地,來去匆匆,談不上有什麼特殊印象。

但只要換個時間,換個心情,停下腳步,轉個彎,坐下來,就可以看到不一樣的人生風景。

(照片攝於2023 / 1 / 31)

分享:

已發佈

分類:

, , ,

標籤: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